時飛人逝──又一章(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編按:鍾華楠先生於八月十二日辭世,享年八十六歲,本欄兩篇為鍾先生之遺作,鍾先生於二○一三至二○一六年於本刊撰寫並請馬星原先生配畫,合作連載專欄「笑文匯抄」。今年再於本刊新設專欄「過江一鯽」,計劃分享出國求學經歷,惟世事難測,妙篇遽然止。鍾先生不單於建築專業有極高成就,同時酷愛文學、音樂和繪畫等多門藝術,為人開朗風趣,對人生充滿熱情。今忽聞鐘聲,「時飛 人逝」,令人惋惜無限。

一九五四年春,我到了南城後,還有三四個月才到建築系學年開始,所以我有一些空閒時間。一九五四年春,我到了南城後,還有三四個月才到建築系學年開始,所以我有一些空閒時間。南城屬小鎮,娛樂事業尚未興旺。同房的L君說,他可以帶我們往舞廳一行。華燈初上,L君說我們可以赴MMG舞廳了,不用帶小姐。原來南城少男少女各自一群群到舞廳,舞廳主人婆MMG收入場費,供應跳舞音樂、舞池及DJ換唱片。雖有小賣部,但沒有酒牌。男女互相邀請跳舞,女賓有權不接受男賓的邀請,因為她是自費來的,不是舞廳小姐。正因為如此,也有在這裏認識而做朋友的。可能亞洲學生有多一些自由,或是南城女多男少,或是「本地薑」不辣,我們也相當吃得開。我和L君也交上了女友。在一個周末,我和L君及兩位英國小姐踏了自行車,往郊外旅遊。是日,春光明媚,惠風和暢,正是郊遊好時光。離開南城大半小時後,來到一個小村莊,我很久沒有踏自行車,開始覺得疲倦,剛巧來到一個幽靜的小教堂,我建議在此小休,大家沒有異議。於是我們在樹蔭下,茵茵綠草上躺下來。春風隨來,鳥語花香,特別宜人。我望藍天白雲,不知神遊到哪裏去了!突然一聲巨響,使我從夢中醒來,舉頭一看,原來自教堂一座小鐘樓,再細看那黑底金字的鐘面,除了時針指羅馬數目字外,還有兩行字:

TIME FLIES 時飛

MAN DIES 人逝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