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晚上八點 我為馬德里鼓掌(張 嵐)

悄然無聲進入夏令時的西班牙,窗外此刻一片人間四月天,可惜最熱愛陽光享受戶外的西班牙人這回只怕都在隔窗觀雲,白白辜負了今年的春光。
記得中學歷史老師的口頭禪:歷史總是螺旋形發展,你方唱罷我登場。
兩個月前開始關注武漢信息的我,肯定不曾想到馬德里會成為西班牙的「武漢」。國內陸陸續續封城的時候,我一開始還天真的以為遠在西班牙的我們逃過了一劫,可一晃已是西班牙國家警戒的第二十八天。在國內到處買不到口罩,我發動全家甚至包括家裏的菲傭,買到幾盒寄回上海時,也不曾想到如今會陸續收到上海的好友們寄來支援我的口罩。在上海的家人和朋友們足不出戶,我看着朋友圈裏遍地的烘焙大師、廚藝大師和健身操大師時,更不曾想到從來都是等飯吃的我, 也會因為西班牙的全民隔離而研究上了烤箱的不同功能。

這樣兒戲的事在西班牙出現
國人談到伊比利亞半島時,永遠離不開熱情、自由、豪爽,對我來說散漫、拖遝、不守規矩也伴隨着一同而至。疫情剛開始在國內傳播時,辦公室的同事們經常主動關心我遠在上海的父母情況,除了每次面對不同的同事都要重新解釋一遍上海到武漢的實際距離差不多相當於馬德里到法國波爾多之外,我確確實實感受到了西班牙人毫不造作的熱情和關懷。但時隔不久在這個從無史例不能出門的復活節假期中,高速上擠滿了以買菜、遛狗、看病為名義前往外地度假的車輛,真真切切的讓我又一次領教了西人的不靠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