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時節 (鄭培凱)

暮春時節是大自然的青春期,大地充滿了滋養,生命力充沛,好像每一塊石頭都有可能開花,每一片牆後都可能閃出令人驚艷的麗人。空氣中瀰漫着詩人的氣息,隨着柳絮飄飛,每一縷陽光從清晨開始,都散放出迷人的詩句。湯顯祖寫《牡丹亭·驚夢》,杜麗娘小姐晨起慵懶,披着晨褸走進庭院,看到的情景就是暮春的嫵媚:「裊晴絲吹來閒庭院,搖漾春如線。」深閨小姐因遊園而驚夢,多少也跟暮春的美景有關,花飛花落,牽動了少女的春心。杜麗娘遊園所見到的景致是「姹紫嫣紅開遍」,是「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荼蘼外煙絲醉軟」。到了獨自在花園尋夢的時候,她看到的是「那一答可是湖山石邊,這一答似牡丹亭畔。嵌雕欄芍藥芽兒淺,一絲絲垂楊線,一丟丟榆莢錢,線兒春甚金錢吊轉。」窈窕淑女徜徉在暮春時節,想要古井無波,如老僧禪定,那是不可能的。
說暮春時節,怎麼就想到《牡丹亭》了呢?意識流亂竄,怎麼就竄到古人的詩思之中,進入湯顯祖描繪的暮春風光呢?他故事擬想的場景是江西南安府,在梅關以北,風光與嶺南不同,可以泛稱作江左江右合併的「江南」。這就讓我想起小時候讀古文,讀到丘遲《與陳伯之書》的一段文字,「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讀後深深鏤刻在心版上,一想到暮春,就聯想到江南的草長鶯飛,完全忘記丘遲的文章原來是封勸降書,下面還有這樣的句子:「見故國之旗鼓,撼平生於疇日,撫弦登陴,豈不愴悢。所以廉之思趙將,吳子之泣西河,人之情也;將軍獨無情哉!想早勵良規,自求多福。」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團結香港基金顧問、中華學社創社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