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與詞 (邵頌雄)

一般對歌曲的欣賞,多留意旋律是否優美、歌詞能否感人,又或演唱者唱功的高低、聲線的運用、感情的投入,以至伴奏的樂團或鋼琴是否恰如其分等。比較少人理會的,是創作的過程和美學觀。此如於歌曲而言,究竟先有旋律才填上曲詞,抑或已有詩詞文本才配上樂曲,已對該首作品的了解,起着甚大影響。
「先曲後詞」與「先詞後曲」兩種寫作方式,標誌着音樂與文字之間截然不同的互動關係。「先曲後詞」者,所填的詞為音樂賦予了特定的意境和內容。以詞牌《水調歌頭》為例,蘇東坡填的「明月幾時有」與辛棄疾寫「和馬叔度游月波樓」,雖然都是借月言情,卻境界迥異。其後的元曲,也是依既定曲牌的句式、字數、平仄等來寫作。然傳統中國音樂,倒並非只有「先曲後詞」一途。如粵劇音樂中,曲牌、小曲都有較固定的旋律,由撰曲者填上曲詞;至於梆簧、南音等,則講求依字行腔,屬於先有詞再配以唱音的說唱藝術。可以說,粵劇音樂兼備兩種曲詞寫作方式,而散發其獨特的風格韻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