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彥修先生二三事 (邢小群)

  有一位調到人民出版社時間不長的新四軍老幹部,在原單位被開除過三次黨籍,有人說,給他平反不太容易。曾彥修說:容易得很!這說明三次開除都是錯誤的。如果第一次開除是正確的,何必開除第二次?第二次已經夠荒唐了竟又來了第三次,把開除黨籍當兒戲?應該無條件推翻它!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