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沒事 (張曉風)

宜蘭縣要為小說家黃春明辦個活動,我雖正忙着,卻很利索地決定:要去!
為什麼決定得那麼利索?因為,我想,這是黃春明的晚年盛事,能從癌的劫數裏逃出來,不容易。這個好日子,陳映真可能也想來,可是他來不了啦!尉的身體也不容他自己跑到來回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去了。尉的妻子,當年何等活蹦亂跳在編著文學刊物,卻也早早仙逝了。楊如果要來,恐怕也得有個專人扶着。我如今好好的,幹麼不跑它一趟?雖然要花掉一整個工作天。但大典中如果只見晚輩,也怪傷感的。
中午到了宜蘭,接我的人說,要先去吃飯。飯館是黃春明喜歡的那一家,飯菜很實在,客人很多,我們的人佔兩桌,我們得自己拿筷子。侍者送來一隻小黑桶,桶中裝些黑筷子,他要我們自己傳自己拿(因為位子擠到侍者無法鑽進來伺候)。奇怪的是這筷子加筷籠加上抽取的動作,看着竟很像在神明面前抽廟籤似的。
於是就有人叫了一句:
「這簡直像在抽廟籤呢!」
大家都一面笑,一面「抽筷子」。座中有人便說:
「不用看了,大家的籤上面都寫着『平安無事』。」
滿桌的人都微微一笑。獨我嚕嗦,不以為然,便說:
「這『平安』兩字倒是好,但『無事』卻是華人的奇怪的思維。為什麼『沒事』才是『好事』,『有事』好像就是『壞事』,太奇怪了,華人怎麼這麼『怕事』?像今天,就是『平安有事』,有好事,有喜事,這才好嘛!有事我們才在這裏相聚,有好朋友可以聊天,有好東西可吃,有好文化可以傳承,我倒希望多有點『事』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