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眼應識真偽  齊白石書畫鑑賞漫談 (許禮平)

白石換菜

  香港藝術館寄來齊白石畫展簡介,封面印的是白石老人畫的大白菜,不期然想起黃永玉說過的故事:

  齊白石在家中聽到菜販叫賣,跑出來看到一棵棵壯實的大白菜,煞是歡喜,忽生一計,急返屋裏拿出一幅自己畫的大白菜,要與菜販交換。菜販是個目不識丁的農婦,不曉得眼前這個老頭就是鼎鼎大名的齊白石,更不知道這幅白菜畫可以值多少擔大白菜,一心以為城裏人哄她,用紙白菜騙她的真白菜,農婦心直口快,立即要說個明白:「想拿你畫的假白菜換我種的真白菜?我才不上當!」交易告吹,白石老人為之氣結。

  本以為拿自己值錢的白菜畫,與農婦交換不值錢的大白菜後,可以留下如羲之換鵝之類的藝壇佳話,只可惜菜農太天真,也太認真,堅決「打假」,讓老人想製造的墨林佳話變成藝壇笑話。

齊畫遍行天下偽造居多

  談起齊白石的真假白菜,又要扯到他老人家書畫的真偽問題。

  齊白石是中國近代畫壇真正的大師(不是自封的),知名度最高,受眾最廣,中外人士咸與讚賞。齊畫銷售暢旺,訂單不斷,老人又長命(活到號稱九十七歲),又勤力,傳世作品據說有四萬件之多。白石老人在世時,各地「分公司」已然大量生產,大批贋品入市,真偽混雜,分薄(可以說剝奪)老人的利益,讓老人恨得咬牙切齒,嘗刻一朱文印泄憤:「吾畫遍行天下偽造居多」,還不足以解恨,再刻一方白文印:「有眼應識真偽」,算是告誡芸芸眾生。

  齊白石偽作遍天下,幾十年來,人人皆知。所以如果有人自誇家中有齊白石書畫,聽者總是條件反射般問出口(或把疑問吞回肚中)「是不是假的?」可見齊畫偽品泛濫至何等程度。君不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大小拍賣行,幾乎場場拍賣都請齊白石「站崗」,小則三數幅,多則十數幅甚至數十幅,不管真的假的,總之「遍地開花」。

  白石老人在一開草蟲冊頁上題道:「白石之畫,從來被無賴子作偽,因使天下人士不敢收藏。」的確,齊白石也看出,贋品太多,會使買家卻步。

著錄不可盡信

  白石的畫,讓人又愛又恨,愛的是想擁有,恨的是怕收到假的,既失錢財,又失面子,真箇「財色兼失」。怎麼辦呢?

  有些朋友,相信著錄,只買書上刊載的,以為這樣保險。但要問一句,是否見於著錄的,都是真的?答:未必。這裏面也大有文章。

  內地改革開放之後,北京某著名出版社,印行齊白石畫集,編選不可謂不認真,敦請白石高足李可染、李苦禪等畫家篩選、審定,但到最後,不知什麼原因,也雜廁若干偽迹,令一眾編選者傻眼。十多年前,另一家著名的出版社,被人借用招牌,出版了一冊齊白石畫集。整本畫冊,清一色贋鼎。十年前碰到經手此書的編輯,討教之下,她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呢。也曾見深具良知的鑑定家,編印白石畫冊,編輯過程中為剔除偽迹,與有力者據理力爭而病倒,幾乎引致中風。原來捍衛白石老人畫集的純潔性,也差點要付出性命的,不能開玩笑。更有處理不當而丟烏紗帽的。前些年,《寄□堂畫錄》面世,書中滲入不少偽迹,編者為剛上任之大博物館館長,憤而要告出版社,出版社是否被告倒則不得而知,但此君因此書而丟官卻是事實。現在書畫拍賣圖錄上大都不敢援引此書,若然標明某拍品著錄於此書,等於叫買家放棄,變成弄巧反拙。

  平心而論,《寄□堂畫錄》所收白石書畫,有假的,也有不少真的,但真贋相攙雜,薰蕕莫辨,遂使明珠成薏苡,豈不冤哉?

名家題跋僅供參考

  有些朋友,相信權威,見齊畫詩塘、裱邊、簽條或畫中有名人加題的,等於證明某名畫家或某名鑑定家看過,並題字作為擔保,應該信得過。我又不識趣的問一句,這能作為依據嗎?答案依然是潑冷水:未必。

  啟功先生是齊白石弟子,又是書畫鑑定權威。他老人家在二十年前私下跟我說,我題的齊白石你不要相信。當時不好再往下問。但深知啟老被人逼着題字,有時會以打油詩「王顧左右」應付過去,但有時為有力者所「請」,要老人家明確題上,什麼齊白石真迹神品,齊白石真迹妙品之類,含糊不得。

  可見,權威加題,僅供參考,不可盡信。信者不一定得永生,很可能得往生。

  愈說愈玄,真的那麼複雜?其實一點也不複雜,真的就是真的,很簡單,假的才複雜。真的,好的,「開門見山」的齊白石,大都乾乾淨淨,不需要著錄,不需要品題,不需要流傳故事。假的才要出生紙(著錄),才要請保鑣(名人品題),才要講成份(出處)、「騷」(show)履歷(編故事),才需要搔首弄姿,引人上當。

  十多年前,嘗與王方宇先生討教齊畫的鑑定問題。王老感歎說,我們不能光靠幾個權威說了算,這樣不科學。我們可以把公認可靠的齊白石書畫,按年份排次,按內容分類,做一個齊白石作品編年系列,遇到某件作品要鑑定時,拿同時期的作品逐一比較,仔細研究,才解決問題。這就是他研究八大山人的辦法。

白石真跡何處尋?

  可靠的齊白石書畫,到哪裏找呢?其實齊白石真迹多的是。齊白石生前所屬單位——北京畫院庋藏最多,還有中國美術館、湖南省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此外還有許許多多私人收藏。

  香港人有福了。遼寧省博物館藏的齊白石精品已運到九龍尖沙嘴香港藝術館四樓展出。這是繼一九七三年在大會堂頂層舉辦民間收藏齊白石畫展之後,藝術館第二次正式展出齊白石作品。

  遼寧省博物館藏齊白石作品多達四百件,來源大都可靠,素質也相當高。齊白石恩師胡沁園,擁有許多齊白石早歲精品,胡沁園孫子胡文效(阿龍)在遼博工作,近水樓台,這些精品自然歸入遼博。齊白石三子齊良琨(子如)也在遼博工作,他藏的許多白石精品,也收歸遼博。遼博名譽館長楊仁愷先生一九五○年代就為博物館積極收集齊白石書畫,他知道白石老人喜歡直版鈔票,每年專門從銀行提取直版新鈔呈奉白石,再遞上購畫訂單,白石高興起來,多加幾分「肉緊」,畫的也特別精彩。這許多獨特的條件,促成了遼博藏白石作品較為豐富、可靠。所以香港藝術館展覽的遼博白石,可以視作「標準器」,參觀者可以通過眼睛,認真細讀,輸入腦中,作為鑑定的重要依據。

  過去傳言白石的工筆草蟲,命弟子王雪濤代筆,一隻大洋一元。也有由三子良琨代筆。不然白石老眼昏花,怎麼可能畫得了這麼工細的東西?(一說白石早年閒時畫了許多草蟲作儲備,晚歲有訂單時再添加粗筆花葉和署款就可交貨。)這次展覽中有兩冊工筆草蟲,一冊標明白石三子子如畫蟲,白石老人補花草,父子合作。一冊贈送阿龍細姪的,全由白石動筆。

  兩冊並列同觀,相與比較,細微處有何異同,識者自能心領神會。如果沒有材料對比,僅僅紙上談兵,或憑藉粗劣的印刷品作對比研究,愈研愈深,相去愈遠,那是神仙也沒辦法。所以說,香港的這次齊白石展覽極具意義。

  此外,收藏齊白石書畫另一重鎮北京畫院,近年已設有專門展館,分批陳列所藏白石原作,現正展出白石的山水、人物。廣州二沙島廣東美術館也有白石精品展覽,展出北京畫院藏的白石草蟲。

  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朋友,看到名家真迹原作的機會劇增,雅好此道者,當感生逢斯世,三生有幸。

 (另見彩頁頁八七)

  

文章回應

回應


齊白石畫的大白菜換不成真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