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英譯《幹校六記》 (彥火)

楊絳一九八二年一月十八日寫了一封信給我,全文如下:

耀明先生:
奉來書欣悉拙作已由Jeremy Baré先生譯成英文,但鄙意譯本不必再冠以序言,區區三萬字原作,一序再序,似近頭重腳輕,時賢著作輒自作長序長跋,津津樂道,未敢效尤。日文譯本我亦未作序。乞諒鑑為荷。
港地文星聚會,濟濟多士,聞之神往,柯靈兄去港前曾來晤談也。
種費清神,感謝之至,草此 即頌
撰祺
楊絳
一月十八日

兩周前得美國來信,據言Goldblatt(即葛浩文君)已將拙作譯完,將陸續發表,然後出書。未知於咱們此譯銷路有影響否,葛君並不相識,譯此書並未事先通知。
又及
                         
楊絳的《幹校六記》,由我任事的香港三聯書店英文編輯室出版英文版,當年由澳洲年輕翻譯家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譯成英文。我為此寫信給楊絳女士,希望她寫一篇英文版序,她婉謝了。
這封信的附言,談到美國另一漢學家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也將出版《幹校六記》英文版。楊絳與他不認識,我與葛浩文熟悉,我忘了是否介紹他們聯繫。反正葛浩文也找到出版社出版他的譯本。
(作者本名潘耀明,散文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