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家子女沒有「子承父業」(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二姐去年剛去世
杜家兒女這一輩,一共有十一人,其中我們兄弟八人、姐妹三人,包括孟小冬領養的女兒杜美娟。現在還健在的,只有我和大姐,可能還有美娟,我不確定,因為跟美娟失去聯繫很多年了,是否健在也不知道了。大姐現在住在台灣,大姐比我大四歲,一九二九年出生,二姐比我大兩歲,一九三一年出生,二○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去世,與孟小冬葬在一起。大姐曾跟她的丈夫住在約旦多年,其夫名蒯松茂,原是台灣國民政府駐約旦的武官,現在回到台灣居住了。美娟有三個孩子,應該在美國,但不曉得在哪個地方,在我們兄弟八人之中,我是排行老七。
大哥小名叫領寶
大哥維藩,屬蛇,是領養的,因為前樓太太即大太太沈月英沒孩子。大哥領來後,家父的事業開始蒸蒸日上,所以大哥的小名叫「領寶」。大嫂已於前年辭世,整整一百歲。大哥有四個孩子,三個男的,一個女的,可惜三子都已經不在了,只有女兒還在,也都六七十歲了。老大是杜順安,比我小四歲。他在台灣常常講杜家的事情,然後人家就給他一點錢。順安喝酒喝得太厲害,像他父親,維藩大哥喜歡喝酒,家父卻從不喝酒。家父是老派,很重視家裏的長子長女,大哥常常代替家父出面應酬接待客人,有的時候陪客人吃飯,客人還沒有喝醉,大哥自己就先喝醉了,家父特別生氣,訓斥大哥說:「客人還沒有醉,儂先醉了哈!」《海上收藏家》一書裏收錄一張我和大姐、大哥大嫂的合影,順安和大哥真像,像得不得了。順安喜歡喝酒,而且常常喝醉,平時覺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感覺不舒服摔倒了,到醫院後就過世了。

二哥談吐、性格都很好
二哥維垣也是屬雞的,一九二一年出生,比我大一輪。他一直住在紐約,我們很少聯繫。他只有一個兒子,叫杜正中,蔣中正的中正兩個字倒過來。按照杜家的規矩,這一輩應該是「順」字輩,但是,二哥也沒有按照這個「順」字輩,他歡喜就起了「正」字,二哥的兒子應該還在,但是杜家的第三代裏面,很多人都沒有啦!杜家的家譜很難寫,杜家的事情太複雜了。
外面可以看到一些大哥和三哥的資訊,二哥的情況外面知道的很少。二哥的書念得很好,字寫的很漂亮,他最聰明,從不介入家裏的爭鬥,包括兄弟之間、太太之間的爭鬥。他很聽家父的話,家父講什麼,他都答應,家父讓他做的事,他都去做了,所以家父很喜歡他。二哥一直不在國內,在美國。抗戰以後,他從美國學成回來,家父說:你和上海嚴家的小姐結婚吧。」二哥就娶了嚴家女兒,就是我的二嫂,二嫂的妹妹後來也嫁給了杜家,是五哥的太太。二哥的談吐、性格都很好,很容易近人的。直到二哥回來結婚,我才第一次見到他,他結婚後不久又走了,之後就一直在美國,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
家父去世的那段時間,他回到香港。二哥和大哥之間有隔閡,為什麼呢?因為大哥是領養,二哥呢,實際上是杜家的老大、長子,但由於有了大哥,他也只能屈居第二了。

三哥與大喇嘛沒緣份
三哥維屏就是被蔣經國抓起來的那位,他人很聰明,喜歡做買賣、做投資,他後來在巴西居住,三嫂現時也在巴西。他最後一次到香港來看我們,正好趕上西藏紅教的大喇嘛敦珠寧波車在香港。我和三哥原本計劃去拜見敦珠寧波車,看他有什麼說的,指點一下!偏偏那天他臨時有急事,我跟他說我都給你安排好了,你不能不去的,但到最後他還是沒去。我去了,就見到了敦珠寧波車,他沒去就沒見到。哎!這就是緣份!
也許,敦珠寧波車見到三哥後,會點撥一下,可能會對三哥的未來有些影響吧!因為敦珠寧波車的說話,對我的未來產生了很大影響,他對我說:「你不要殺生!」那時候,我在香港正預備做牛肉生意,後來聽了敦珠寧波車的話,就放棄了,改做貿易。因為做牛肉生意,首先要殺牛,就是殺生了!
家父去世後,三哥先去了巴西,然後又到紐約,一直住在紐約到死。

四哥典型公子哥兒
四哥維新是典型的公子哥兒,整天吃喝玩樂,還找了一個美國人做老婆。家父知道三哥和四哥要結婚,就說:「你們就一道辦吧。」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