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多能為中加關係破冰嗎?(丁 果)

二○一九年國際舞台的一大新聞就是中加關係交惡。加拿大在西方國家中最早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與中國維持了四十多年的友好。當年建交的奠基者正是當今加拿大總理的父親老杜魯多,他與周恩來的「惺惺相惜」,是中國文革中的一大亮點。因此,當去年底杜魯多依照美加引渡條例規定,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之後,世界為之一驚,中加關係也立刻從「黃金十年」墜落到「冰雪寒冬」,人質戰、口水戰、貿易戰接踵而來,激烈程度叫人瞠目結舌。或許,渥太華正好面臨十月二十一日的聯邦大選,朝野政黨在中國問題上比賽誰的立場強硬,導致「破冰」毫無希望。如今,加拿大大選塵埃落定,小杜魯多的聯邦自由黨獲得連任,人們自然期待中加關係可以柳暗花明。更何況,北京在十一月五日主動宣布,解除對加拿大肉品進口的禁令,讓連續四個月的肉品貿易爭端宣告結束。杜魯多總理在推特上歡呼,稱「今天對加拿大農民來說是個好消息,感謝駐華大使鮑達民和加拿大肉類行業對重開這個市場所作的貢獻」。寒冬真的已經過去,中加關係迎來春天了嗎?

少數政府難有作為​
前景未必都是玫瑰色,因為杜魯多雖然贏得大選,但卻是少數政府。而中國政府在杜魯多獲得連任後,並沒有向其恭賀。​
二○一五年大選,杜魯多領導的自由黨贏得眾議院三百三十八個議席中的一百八十四個,壓倒性的勝利讓小杜魯多成為政治巨星,且在權力架構上獲取絕對的話語權,形同「無冕皇帝」。但杜魯多因為執政四年醜聞纏身,故而在今年的選舉中喪失了絕對優勢,自由黨最終獲得眾議院一百五十七席,距離成為國會多數黨還差十三席。而在選票總數上,自由黨一共獲得百分之三十三的選票,少於對手聯邦保守黨的百分之三十四點四。​
由於聯邦自由黨是少數政府,權力不是十分穩固,因此,各政黨的操盤手依然以大選的心態,在華人社區撥弄是非,為下次大選開拓票源。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安省自由黨政府前廳長、聯邦自由黨在安省華人社區的操盤手陳國治,開始攻擊保守黨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的對華立場,企圖將其打成加中關係惡化的罪魁禍首,為杜魯多失敗的對華政策遮羞。​
許多來自大陸的華人,對希爾在對華政策上的一些發言不滿意,將其選舉的語言當成實際的政策,以至於將其打成反華旗手。其實,外交政策絕對是政府壟斷的範圍,在過去杜魯多執政的四年時間裏,反對黨幾乎對政府的外交行為沒有任何的干預可能。更何況,如果在政黨多數執政的情況下,反對黨對政府的外交決策,更是難以置喙。即使在加中雙邊簽署的條約需要在國會表決通過,反對黨也無法掣肘。舉例而言,保守黨哈珀(Stephen Joseph Harper)政府在二○一二年開始推動加中投資法案,在國會激辯將近兩年,綠黨領袖梅伊(Elizabeth May)甚至批判哈珀推動的協議是「賣國協定」,但由於保守黨政府是多數政府,最終在二○一四年批准了有爭議的《加中投資保護協定》(FIPA),哈珀政府與北京的關係也全面回暖。​
由此可見,加中關係的鑰匙,握在執政的政府手中,任何將這種關係的責任推給在野黨,都是忽悠選民,都是政黨欺負華人選民不懂加拿大政治和機制。在過去的四年,杜魯多完全多數執政,行事風格宛如帝王般傲慢。如果他要推動加中自由貿易,完全可以放手幹(至於選民在大選中如何評價這個決策,則是另外一件事情)。他不幹,不是反對黨可以制約他,讓他幹不了,而是他壓根兒就不想幹。​
同樣,抓孟晚舟,不是在野黨可以決定的;放孟晚舟,也不是在野黨可以決定的。孟晚舟事件如今成了橫在加中關係上的一座「大山」,責任就是杜魯多的,而不是別人。​
其實,加中關係在杜魯多於二○一七年第二次訪華時,已經完全走樣。他下飛機後就在人權問題上教訓中國領袖,以至於整個訪華無功而返(這種情況也在他走訪印度的時候出現),經貿成就還抵不上比他立場更左、後來輸掉省選的前安大略省省長韋恩(Kathleen O’Day Wynne)。加中關係黃金十年的設想,杜魯多硬是將其變為一場噩夢。​
顯然,杜魯多嗅覺到加拿大民粹主義的「反華」傾向,故而不顧加中關係的長久基礎以及他父親老杜魯多留下的政治遺產,三下兩下就搞成了「冰封」狀態。​

中加關係仍有轉機​
誰都看見,北京對加拿大的牛肉和豬肉進口鬆綁,並非是外交解凍,乃是豬瘟導致國內肉價上漲及缺貨,需要進口加拿大豬肉來補充。但是,加中關係回暖還是出現了一些跡象,主要在於兩國新的大使上任,填補了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因為替孟晚舟說話而被革職造成的四個多月空間。加方為了讓北京對新大使人選開綠燈,特地挑選了與中國財經界關係深厚的經濟學家鮑達民(Dominic Barton)出任駐華大使。鮑達民不單是鼓吹加中自由貿易的亞太基金會前董事,他也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金融顧問,更曾經獲得過上海市政府頒發的「白玉蘭紀念獎」,是中國信任的「老朋友」;同樣,十一月一日,中國新任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在位於渥太華的加拿大總督府向加總督帕耶特(Julie Payette)遞交國書。如今,加拿大駐華大使開門紅,說服中國對加拿大肉類產品開禁,中國駐加大使有何新動作,當然引發關注。​

兩國關係解凍繫於孟晚舟案
要檢驗中加關係的解凍程度,孟晚舟是繞不過去的坎,中方多次強調,加方不釋放孟晚舟,問題無法解決。而孟晚舟的引渡聆訊,將在新年展開。窺測中加關係的解凍,除了孟案進展,還有幾個觀察點。其中最主要的是兩位加國公民的命運。一般認為,為了報復加方扣留孟晚舟,中國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逮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渥太華為了營救兩人,不惜向美國特朗普搬救兵。因此,只要中方不釋放或者快速判罪後驅逐兩人,中加關係就難以解凍。其次是華為5G在加拿大的命運。如果杜魯多最終否定華為參與加拿大5G網絡建設,那麼,中加的貿易爭端,就不可能真正落幕。​
值得關注的是,隨着中加關係的惡化,中加民間的認同也大幅下降。根據民調結果顯示,加拿大民眾半數雖然希望維持加中經貿關係,但七成以上對中國不信任,沒有好感。更加令人憂心的是,加拿大已經呈現出排華風潮的跡象。在加拿大的亞太門戶溫哥華,好幾起辱罵華人、要華人滾回中國的視頻出現在各大媒體,政府保持沉默,警方則毫無作為。加拿大不少英文媒體,則暗示華人新移民都是支持孟晚舟和華為的「中國鷹犬」。由白求恩、大山等代表的民間友華基礎,正在快速流失。​
總而言之,中加關係的前途,在某種程度上仍繫於孟晚舟女士的引渡前途。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