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後的疤痕  迅速的統一,艱難的轉軌 (黃鳳祝)

  柏林有一條長街,橫貫東西。納粹帝國時代,這條街曾被規劃為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城的中軸線。冷戰時期,長街在勝利女神像前被斬斷,一道圍牆隔開了兩個世界。女神背倚東柏林,身後是菩提樹下大街,著名的洪堡大學就在這條街上。女神面向西柏林,長街的另一段被命名為「六月十七日大街」,以紀念一九五三年東德人民大起義,柏林科技大學矗立街尾。許多翻越圍牆、企圖奔向自由的東德人,就在這堵圍牆前失去了生命。

  一九八七年十月我陪同耀明和孝湛先生來到柏林圍牆,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柏林圍牆的原貌,兩年之後柏林圍牆被拆除。十一月九日在德國歷史上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柏林成立了歷史上的第一個蘇維埃共和國;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九日希特勒發動啤酒館暴動遭到失敗;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九日德國各地的猶太教堂被焚毀。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橫亙在兩個德國之間長達二十八年之久的柏林圍牆一夜之間被推倒。這道鋼筋水泥鐵絲網圍牆的消失,為兩德統一鋪平了道路。在其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東西德迅速實現了統一。

「平等比自由更重要」

  二十年過去了,當年香檳和淚水交織的激動場面已經成為歷史的記憶,轉軌後的艱辛現實卻依然沉重地擺在德國人面前。二〇〇八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喚起了人們對馬克思的懷念,東德民眾開始重新對社會主義進行反思。在今年九月舉行的德國聯邦大選中,左派黨(Die Linke)獲得百分之十一點九的選票,超越綠黨躍升為德國第四大黨。一九九〇年,在統一德國舉行的首次聯邦大選中,左派黨的前身民主社會黨(PDS)僅獲得百分之二點四的選票。民主社會黨的前身就是柏林圍牆倒塌之前東德的執政黨——統一社會黨。二〇〇九年左派黨的高得票率,是導致執政十一年的社會民主黨(SPD)下台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拆除了圍牆,卻跨越不過心牆。德國統一後,西德地區的資本席捲東德地區的企業,導致數百萬東德人失業。柏林圍牆已經倒塌了二十年,但是在東西德民眾心中,依然矗立着一座心牆。東德人認為西德人貪得無厭,西德人認為東德人好吃懶做。二〇〇九年七月德國人民團結聯合會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東德民眾認為自己是「真正的聯邦公民」,大部分民眾認為統一之路遠未結束,百分之五十的東德民眾認為東西德之間的生活差距過大,百分之二十一的受訪者甚至認為這種差距還將持續五十年。東德民眾對於民主與自由的看法也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柏林自由大學二〇〇九年八月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表明,在柏林圍牆倒塌二十年後,東德民眾渴望平等勝於自由:一九九〇年兩德統一時,百分之四十六的東德民眾認為自由比平等更重要,到二〇〇七年這一數字跌至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八的東德人認為平等比自由更重要。

聯邦債務背負統一的代價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沒有什麼語彙比「統一的代價」更能讓西德民眾情緒激動。從一九九〇年到二〇〇九年,西德地區向東德地區提供了二萬億歐元的財政支援,目前對東德地區的年均財政補貼約為西德地區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四至五,約佔東德地區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十。柏林自由大學公布的研究報告表明,在柏林圍牆倒塌二十年後,東西德的生活水準迅速趨同,在耐用品消費方面,東德地區甚至超過了西德地區:例如東德地區的私人汽車擁有量從一九八九年的百分之二十三躍升至二〇〇七年的百分之五十七,明顯高於西德地區(百分之五十一)。但是西德地區的經濟狀況往往被高估。從整體上看,東部的平均生產率仍然難以令人滿意,但是東部地區的工資增長迅速。二〇〇六年西部地區的人均月收入為一千五百八十三歐元,東部為一千二百二十四歐元。東部地區的工資過快地向西部靠攏導致企業成本提高,競爭力下降,失業現象難以緩解。

  統一的代價絕大部分由西德民眾和聯邦債務背負。從一九九一年到二〇〇八年,德國的聯邦債務從三千億飛升至八千六百七十九億歐元,德國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體系被迫多次調整,福利國家制度步履維艱。總體來看,東部地區對西部的依賴還將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無視兩個德國的主權獨立

  所謂兩德統一並不是基於平等基礎的統一,而是吞併式的統一:東德加入德意志聯邦,無條件地接受西德憲法。在兩德統一的談判進程中,西德政府表示願意幫助東德渡過危機是有一系列前提條件的。西德要求東德必須建立一個「民主合法的政府」,取消統一社會黨在東德的「壟斷地位」,「取消計劃經濟」,「建立市場經濟機制」。西德政府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把東德併入德意志聯邦,對於重新協商起草一部新的全德憲法完全不予考慮。許多東德民眾認為,這種統一無視「兩德關係的基礎條約」,違背了《赫爾辛基文件》的相關規定,即兩個德國的主權與獨立性。

  柏林圍牆的建立是經由克里姆林宮的授意,柏林圍牆的開放也得到克里姆林宮的首肯。柏林圍牆的倒塌,最終導致蘇聯和東歐的解體,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格局。由外國勢力介入和支援的政權,是無法長久的。雖然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人,期待着他人為自己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家園。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開放後,德國人徹底摧毀了柏林圍牆,以此來消除東西德人民之間被隔離的怨恨。原本一百五十五公里長、三點五米高的圍牆,如今只在市中心保留了一千三百五十九米長的一段記憶。許多德國人感到懊悔,認為這種毀掉歷史見證的做法是一個錯誤。柏林圍牆被拆除了,但是東西德人民之間的隔閡,遠未跨越。

  (作者是上海同濟人文學院教授、歐洲詩學與文學研究所所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