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先生的文字(胡菊人)

查良鏞先生逝世了,不勝傷感。查先生寫武俠小說,又寫《明報》社評,是很不容易的。他兩者都寫得好,是香港的第一流文章。我不敢說是香港的第一文章,而加「流」字,是謙虛的說法,因為「第一」是太主觀的說法,無論怎樣說,「第一流」是怎樣都說得過去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