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冠本啟功注《紅樓夢》前言 (白先勇)

曹雪芹是不世出的天才,他身處在十八世紀的乾隆時代,那正是中國文化由盛入衰的關鍵時期,曹雪芹繼承了中國詩詞歌賦、小說戲劇的大傳統,可是他在《紅樓夢》中卻能樣樣推陳出新,以他藝術家的極度敏感,對大時代的興衰,大傳統的式微,人世無可挽轉的枯榮無常,人生命運無法料測的變幻起伏,譜下一闋史詩式、千古絕唱的輓歌。
《紅樓夢》的版本研究是門大學問,這本書的版本分兩個系統:一個是前八十回的脂評抄本系統,這些抄本因有脂硯齋等人的評語,簡稱「脂本」。
另一個系統便是程偉元、高鶚整理的一百二十回印本。……世稱「程甲本」,成為以後一百二十回各刻本之祖本。繼「程甲本」之後,緊接着於次年乾隆五十七年(一七九二),程偉元與高鶚不惜工本修訂後,再版重印,世稱「程乙本」。「程甲本」一出,因是一百二十回足本,即刻洛陽紙貴,風行一時。此後以「程甲本」為底本的各種刻本紛紛出現,其中又以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雙清仙館刊行的王希廉評本《新評繡像紅樓夢》,簡稱「王評本」,流傳最廣,影響很大。
民國十年,近人汪原放校點整理,以「王評本」為底本,加新式標點,並分段落,由上海亞東圖書館印行,書前並附胡適的《紅樓夢考證》,「亞東本」《紅樓夢》問世,象徵着《紅樓夢》出版史又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程乙本」初印行時,沒有像「程甲本」那樣受到注意,發行不廣。胡適自己卻收藏了一部「程乙本」,並且十分推崇這個版本,認為這個改本有許多修正之處,勝於「程甲本」。民國十六年汪原放重排「亞東本」,便改以胡適收藏的「程乙本」為底本,把初版「亞東本」標點錯誤、分段不當、校勘不精、錯字不少等多種毛病改正過來。胡適頗為讚許汪原放這種不恤成本、精益求精的精神,又為新版寫了一篇《重印乾隆壬子本〈紅樓夢〉序》。以「程乙本」為底本的新版「亞東本」《紅樓夢》從此數十年間大行其道,風行海內外,影響極大。中國大陸直至一九五四年,在全國發動了對胡適派《紅樓夢》研究問題的批判後,「亞東本」《紅樓夢》才開始失勢,被其他版本所取代。在台灣如遠東圖書公司等所印行的《紅樓夢》基本上仍是翻印了亞東重排本。
一九八三年,台北桂冠圖書公司出版了《紅樓夢》,(注:原由里仁書局出版,後轉由桂冠出版)桂冠版在《紅樓夢》出版史上應該是一道里程碑。
這個版本的注釋最為詳備,是以啟功注釋本為底本,配以唐敏等以上書為基礎所作的注釋本,重新整理而成。書中的詩賦,並有白話翻譯。對於一般讀者,甚有助益。我在美國加州大學教授《紅樓夢》二十多年,一直採用桂冠這個本子。作為教科書,桂冠版優點甚多,非常適合學生閱讀。
(節錄自《紅樓夢》前言)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