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台東 (林青霞)

  在台灣,我見到了桃花源,那是台東鄉下。那裏風景怡人,風吹起的稻禾像一波波綠色的海浪,車子開過窄窄的柏油路,兩邊的綠樹隨着車速向後滑動,樹影在車前的玻璃窗上忽明忽暗忽明忽暗,空氣中參雜着青草的香味,那個當下,我彷彿回到了童年的時光。這裏的夜晚,可以聽到各種昆蟲、小動物奏起高音、低音、忽長、忽短的交響樂。這裏的夜晚,我躺在戶外,望着滿天的星斗,偶而有流星劃過天際,我興奮的數着一顆顆流星,同時讚歎着宇宙的奧妙,感懷人類的渺小,也想起遠方的親人。

  白先勇老師每個星期一在台灣大學開三個小時的《紅樓夢》課程,剛巧好友金聖華在台灣,於是我帶着女兒愛林去聽他講課,由瑞典遠道而來的江青,十二月一日那個禮拜一也正好到台北,我們就相約下午一起到台大。

  聽說江青姊第二天要去台東玩兩天,我和女兒反正也沒事,就跟了去。我們搭普悠瑪火車去,車程三個半小時。一行人拖着小行李,見到火車就往上衝,上了車才打聽火車是不是到台東,小姐說我們上錯了車,她說車快開了,不能下車,慌亂中也不知是不是江青姊按了什麼鈕,車門竟然開了,我們馬上衝下車。好險!錯過火車台東之行就砸了。

  下了火車第一站是到江青早年在紐約相識的畫家江賢二的畫室參觀,山坡上樹木參差,爬上小坡,裏面別有洞天,一座座富有藝術性的房子沿着山坡而建,畫家夫婦站在山坡上相迎,我們望着遠處的海天一色,真是心曠神怡。山中的泳池邊擺設的是鮮艷的大型鋼鐵雕塑,偌大的畫室裏掛着一幅幅色彩鮮明的畫作,據說他是到了台東,心情開朗,所以畫風也改變了。

  「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的發起人嚴長壽帶着我們一行七人到他的朋友家晚餐,外面漆黑一片,我跟着大家進了門,入了屋才發現,這是一座品味十足的建築,天花板很高,斜斜的大落地玻璃窗,滿室的名畫和巨型雕塑。女主人瘦瘦高高長髮飄逸美麗動人,男主人對吃和紅酒非常講究,他在大廳開放式廚房裏忙着開酒和準備一會兒吃的日本牛肉,桌上的花朵擺設很美,女主人說是院子裏種的花。那紅酒杯的把手好細好細,杯身好大,杯口稍小,水晶玻璃超薄,我捏着酒杯環顧四周,屋裏每一個細節都表現出主人家的品味和細心,心想,他們真是生活藝術家。

  第二天嚴長壽安排我們在一家民宿喝下午茶,剛下車就見民宿主人夫婦從小道迎來,男人一臉笑意逗趣的對着我說:「只問你一個問題,我該怎麼稱呼你?」我說:「青霞!」他笑了,指着牆上四個招牌字「陽光佈居」得意的說:「是我女兒寫的。」我們順着小道往上走,左邊一隻黑白雪橇狗,一隻咖啡和黑色條紋貓,正懶洋洋的攤在屋前享受午後的陽光,女主人溫柔的說:「牠們是街上撿回來的流浪狗和流浪貓。」女兒一聽是流浪貓,愛心大發的就往懷裏抱,小貓身子軟軟的依偎着愛林,女主人輕聲的說:「牠是被遺棄的小貓,很需要安慰。」這裏只有五個房間,間間素淨、整潔、樸實,素材簡約卻有品味,彷彿跟大自然融合在一起。民宿主人態度謙和,女主人對心靈治療很有心得,男主人幽默而健談,一邊跟我們喝茶,一邊大談山中的傳奇故事。他們是從台北來的,據說是男主人工作的公司倒閉,才會來到台東經營民宿,住下來才發覺他們是多麼喜愛這個地方。臨走前他還表演一分鐘歌劇,逗趣的是那隻雪橇狗竟然拉開喉嚨仰着頭面對他一起高歌,唱完他把手一收,那狗也即刻收聲,這真是一個絕佳的娛樂節目。一個愉快的下午匆匆過去,心想,就為了這對夫婦,也值得我再次造訪。

  晚餐是西式料理,由一對年輕夫婦打理,太太做招待,先生一人在廚房做菜,餐廳很小,只有六桌,沒有招牌,因為在齒草埔,他們稱之為齒草埔料理工作室。菜單第一頁有行字「將司空見慣的物品,當成未知的事情加以發現,這種感性同樣也是創造性」,倒是挺值得玩味的。固定的菜式取名「秋天的森林」,因為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菜式,每一道菜上桌,那位身裁瘦小、圍着米色圍裙、臉上綻放燦爛笑容的小婦人會介紹菜的做法和材料來源,菜單上並附有感性的話語,這個餐點色、香、味俱全,每一道菜的擺設都是藝術、都是文化,讓人不忍把它吃下肚,甜點則由太太做,不甜不淡恰到好處。酒足飯飽後我們請兩位跟我們一起聊天,兩位雖然靦腆,卻大方的表達自己對食物的理念和人生哲學,他們雖有一流的手藝和技術,卻沒有想過要飛黃騰達,也不期望到五星級酒店做大廚,情願默默的守護着家鄉這塊土地,守護着這裏的親人和小小的料理研究工作室。

  第三天我幸福滿滿的坐上普悠瑪號,回味着台東之行邂逅的四對神仙眷侶,回味他們臉上綻放的喜悅之色,他們都很出色,也都安於簡單樸實的生活。

  台東還有許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它是美麗寶島的桃花源。我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再回去。

 

(作者是著名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