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挑戰遠比預期多 (劉銳紹)

  梁振英當選特首之後,外界都在關注他將面臨什麼挑戰?用什麼方法迎接這些挑戰?怎樣戰勝這些挑戰?經過一個多月的觀察,外界一般感到,他面對的挑戰比預期多。日後,他必須盡更大的努力,拿出更大的誠意和耐性,才能逐步克服這些困難。

  事實上,北京也十分關注,如果只憑他個人的力量,能否跨越這些難關?所以,在特首選戰結束後,一些內地的專家學者來港,為梁振英的前程把脈,也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嘗試為他排難解紛,幫他一把。

劉延東負責安撫唐英年?

  其中較明顯的是,北京擔心敗陣的唐英年可能心有不甘,日後會給梁振英製造麻煩。因此,在唐英年前往美國探望女兒和散心之前,中央大員特別請他到深圳會面,給予安慰,並希望他心平氣和地對待這次選戰。負責安撫唐英年的,據聞就是在選戰期間特別南下、力求說服大富豪支持梁振英的國務委員劉延東。

  外界無法得知劉延東怎樣安撫唐英年,但坊間傳聞,中央擔心唐英年心裏不服氣,等待「王子復仇記」的機會,那麼香港政壇日後就更多風雨了。其中,唐英年的確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就是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假如唐英年在大財團的支持下,參與功能組別的選舉,甚有可能循工商界的組別,重新成為立法會議員。那麼,他就可以通過立法會來監督政府,也就是監督梁振英的施政了;屆時,正是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這種可能性雖然有點戲劇化,但卻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如果唐英年真的朝這個方向想,確是有可能發生的。

  所以,除了中央大員的安撫之外,北京也嘗試透過其他渠道,努力勸說唐英年清醒地處理未來的工作。據接近唐英年的人士說,唐英年也有點心如止水,不排除他會退出江湖。但到底結果如何,還要繼續觀察。

要給林鄭月娥發揮機會

  北京雖然支持梁振英當特首,但也為他未來的工作憂慮。其中,組班的問題擺在眼前,不是容易解決的。坊間傳聞,梁振英希望找聲譽盛隆的林鄭月娥擔任政務司司長。不過,筆者倒感到,找什麼人不是最重要的事,關鍵在於:領軍的人能否善用人才?

  就以林鄭月娥為例,她的硬朗作風和勇於承擔的表現,取得市民的普遍認同,曾蔭權能夠找到她作為問責團隊之一,應是萬幸的了。可惜,當林鄭月娥提出一些針對大財團壟斷的建議時,曾蔭權卻擔心傷了他和大財團之間的關係,林鄭月娥的建議就變成一紙空文,無法實現。政界人士普遍感到,曾蔭權表面上重視林鄭月娥的表現,但實際上只是借助她的聲望來為自己的民望打底。說得通俗一點,曾蔭權就是拿別人的繡花裙來遮掩自己的紥腳。如果梁振英抱着同樣心態來請林鄭月娥拔刀相助,那麼林鄭月娥日後也將會難以發揮所長。

曾蔭權會埋下政治炸彈?

  至於梁振英與曾蔭權的關係,也不見得很好。事實上,梁振英為了爭取民望,在多個問題上已沒有把「夕陽特首」曾蔭權放在眼內,甚至經常給曾蔭權及現任官員添麻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梁振英突然表示,新政府未必讓「雙非兒童」享有居港權,這就打亂了現政府與私家醫院討論明年「雙非兒童」名額的進展,還給人一個行政政策干預法律的印象。

  此外,一些諮詢和公職機構將於七月前換人。本來,這是曾蔭權的權力,但這些任命跨越兩屆政府,那麼也要看梁振英的意見。所以,新舊政府能否互相配合,就要看曾、梁二人能否誠信相投了。

  北京也擔心兩人的心結還沒有解開。事實上,梁振英陣營內的一些人士仍然認為,在競選期間爆出有關梁振英在西九龍概念設計比賽中涉嫌漏報利益的事件,極有可能是曾蔭權授意放出來的,藉以「挺唐打梁」,否則難以解釋為什麼爆出來的內情如此詳細,並且只是針對梁振英,而沒有涉及其他人士的資料。

  內地人士還有一點更擔心的,就是曾蔭權應該知道,中央不會安排他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像董建華那樣躋身國家領導人之列。那麼,以曾蔭權這樣小心眼的人,既對中央的決定無可奈何,但又耿耿於懷,會否轉化成跟梁振英互不配合的行動,甚至暗中埋下計時炸彈,等待梁振英上台時才爆炸?

建制派人士擔心梁振英善變

  一想到這個問題,內地人士馬上聯繫到唐英年的「地下皇宮」。這確是一個非常好的「炸彈」。試想,如果曾蔭權在任內不處理這宗事件,留待梁振英上台後處理,屆時梁振英就會碰到左右為難的尷尬局面——如果處理,即會被人指為「對唐英年秋後算賬,趕盡殺絕」;如果不處理,又給人不依法辦事的感覺。這個炸彈猶如兩面刃,令人難以招架。

  內地一些人士曾經想過,是否可以由中央出面,通過特定的渠道,要求曾蔭權在任內處理好「地下皇宮」事件,而且不起訴唐家,只需要他們填平就可以了。但這樣做也有很大風險,就是曾蔭權如今已到了「棚尾拉箱」的時候,如果中央向他施加壓力,以他現時的心理狀態,會否繼續像上任初期那麼聽話?假如他惱羞成怒,把來自北京的壓力也爆出來,豈不是更糟糕嗎?畢竟北京對曾蔭權的信任程度遠不如對傳統左派,他始終是港英遺臣,即使可以利用,但也是有所保留的。

  最後談到「大和解」的問題。雖然梁振英不斷跟各方溝通,爭取建制派內不斷融合,但看來成績未如理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當選後即時重現他的「不確定性」,或者說「不可預測性」,令他的善變形象揮之不去。例如他忽然提出「雙非兒童」可能沒有居港權,彷彿他一人說了算。所以即使他多次提出「大和解」,但不少建制派人士仍然憂心忡忡,擔心這只是一場大戲而已。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


四月十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右)任命梁振英為第四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北京雖然支持梁振英當特首,但也為他未來的工作憂慮。(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