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的真身與來生(李國雄)

我家的街角,長了兩棵逾丈的梅樹,每當冬日走過,點點脂紅的花兒,逸出香氣,清新迎人,一掃寒風的冷峭。
除了梅花,還有哪些植物是不畏霜雪?明代著名的大寫意畫家徐渭,曾經畫下一幅《梅花蕉葉圖》,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畫中分別繪有芭蕉和梅樹,在苦寒的天際下,結伴相倚,共同抵禦風霜的侵襲。徐渭在畫上題款說:「芭蕉伴梅花,此是王維畫。」指出唐代詩人王維乃是雪中芭蕉主題的始作俑者。蕉葉原來是南國的熱帶植物,而梅花則是生長在冰凍的北土,兩者從地域和生態上來說,有天淵的差別。可是,在畫家主觀的創作下,竟然把寒梅和芭蕉湊在一起,突破了時地的樊籬,構建起一幅「德不孤,必有鄰」的精妙丹青。徐渭在畫幅上,透析了他所推崇的人格和情操,是人人應該持守的普世價值觀。

常與梅花為伴侶
從上面可見,文人喜愛借助梅花和芭蕉,來表率個人的情感和人生觀。這種借物言志的藝術創作手法,我們稱之為「興」。今天不少的現代藝術創作,例如行為藝術、裝置藝術和觀念藝術等。藝術家也巧用這種「興」的方法來創作,把不同的事物重置與詮釋,達到闡明自己的理念,讓人了解和認知。花藝和攝影同屬現代視覺藝術的範疇,前者是裝置藝術,而後者是透過光影創造藝術。筆者把二者融合,依照梅花和蕉葉的象徵意義,以「興」的手法來創作相片《蕉梅圖》。照片上,黑黝虯髯的樹枝在空中任意蟠結,好像迷漫一股沉甸甸的氣壓。這時候,挺立的芭蕉,勇毅地面對風雪,幾朵小小的紅梅,靜悄悄地鑽頭吐蕊,在紛紛的飛絮下,仰首昂揚。梅花芭蕉相擁相知,一起嗤笑那漫天的寒凝。此刻蕉葉的下方留白,並無枝梗侵入,一片空靈,顯得明和清謐,塵俗不染。相片便是人生,記錄作者個人的心聲,正留待讀者聆聽當中的細語!
梅花的姿韻氣質,贏得了歷代文人的讚譽,稱得上是群芳的魁首。他們使用各種形象和方式,再三謳歌詠歎。唐代詩人張謂與柳宗元都有詩來吟誦「早梅」,宋代愛國詞人陸游留下了美言頌揚「晚梅」,元代學者仇遠有禮讚「立冬之梅」,清代詩人律然有細語話「落梅」;更有杜小山雪中送炭的「寒夜梅花」,有俞樾在進士及第後,妻子姚文玉寄語夫婿不失風骨的「梅花詩」,還有曹雪芹在《紅樓夢》裏以「春梅綻雪」來塑造他理想的佳人等等。騷人墨客詠梅,主要是在言志。梅花的形質和象徵意義,深深地沁化到悠久的華夏文化裏,宛如久藏的佳釀,越醞越濃香。這種現象,在各地的文化中是鮮有的。探究因由,我們可從梅樹的生態,以及中國文人的感召與抱負,來嘗試理解。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