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中有詩(邵頌雄)

路德維兄提到的「音樂語意」(musical semantics),為學術界甚具爭議的題目。對於音樂能否具有「語意」,科學家與人文學家可從不同的切入點,得出相反的結論。但唯有百家爭鳴、百花競放,學術研究才能豐富人類的思想,猶如一首壯麗動人的交響曲,也需由不同樂器、不同聲部,依靠各樣的聲音組合、和聲設計、對位法及韻律變化等交織而成。獨尊一聲的話,反而顯得單調乏味。
認知心理學「從資訊運算的角度剖析音樂」,由此否定音樂可以像文字般具有語意,可說是把「語意」設定為帶有具體內容、能藉以溝通的文字功能。從這個角度而言,約翰遜—萊爾德教授認為音樂不帶語意,也是理所當然。然而,音樂學的學者,幾十年來卻朝相反方向,不斷深入研討音樂的語境。這些研究,多見於象牙塔內專研音樂的學報,而把這個術語引起較為廣泛關注的,可能是指揮家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在一九七三年,於哈佛大學所作的六場講課,不但有錄音、錄影,還有文字紀錄,歷年翻印不斷。雖然評價不一,但憑他的個人魅力,無論對他的解說贊同與否,都引來一番熱議。當中第三講,就是引用語言學家喬姆斯基的論點,討論音樂的語意。伯氏通過對語言的比較,指出音樂具備的語境,是譬喻性的,通過重複音符、句式演化等,帶出作品中隱藏的喻意。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人文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