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壇最新的驚喜發現(黃牧)

  黃牧自言聽了一輩子音樂,也寫了幾十年樂評,令他難忘的新進音樂家的debut不多,更遑論一聽而足以驚為天籟的演出,但年輕的俄羅斯女歌唱家涅特列普科(Anna Netrebko)卻是例外。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