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教材「文革被刪」未必只是虛驚一場(曹景行)

每天上網瀏覽,少不了會遇到帖子被屏蔽或刪除的「404」(電腦出錯)頁面,還有許多乾脆明說「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再加一個帶有白色驚嘆號的大紅圓蛋。刪帖和屏蔽早就成為當今中國網站管理的常態。有位朋友每天上午在微信中轉發海外新聞摘要給我們,行文算是中規中矩不碰觸內地的政治禁忌和敏感詞句,但每隔幾天仍然會出現發不出、收不到的意外,也一直弄不明白怎麼回事。日前他告訴我:「剛剛請教了騰訊網的人,終於知道是什麼問題了。原來在同一篇文章裏同時出現『公開信』和『總理』兩個詞就會被屏蔽。」改了就可以發了。
由此想起幾年前我遇到的一件事。那年六月三日我的新浪微博突然不能運作,又實在想不出發過什麼違禁的東西,只能找新浪裏面的朋友了解。回覆是我的名字中有個「行」字,技術上與「遊行」連在一起了,所以─其實問題也不大,六月五日中午過了就解封。此後那一天倒沒再遇到類似情況,大概網站屏蔽過濾敏感詞的技術也在不斷提高。
騰訊的朋友最近也告訴我:「再過幾年,AI技術更成熟,就不會再出現這麼無奈的邏輯關鍵字設置觸碰的問題了。」只是技術手段再發達,還是無法有效管控互聯網上的資訊洪流。去年底,中國目前最大的新聞及資訊轉發平台《今日頭條》因「傳播色情低俗資訊、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被國家網信辦「責令整改」。它的一個主要毛病,就在過於依靠人工智慧的演算法推薦,弄得垃圾資訊如蒼蠅般漫網飛舞,日甚一日。
被責令整改就要增多人手加強內容審核,近日在天津一地就要招募兩千人,使得整個審核團隊達到萬人規模。「每個員工每天需要審核一千條左右內容,負責監控審核今日頭條平台內容是否違規,薪金約為每月四千至六千元(人民幣)。該職位要求熱愛新聞,關心時事,具有良好的政治敏感度和鑑別力,要求本科及以上學歷,黨員優先。」問題是,符合要求的年輕人完全可以成為不錯的記者、編輯,真會樂意每天三班倒、平均每分鐘就要審讀和處理兩條帖子的差事?
實際上,世界各地都在探索如何管理互聯網,也擔心假新聞和有害資訊不受限制地傳播會危及社會和體制穩定。為此,中國政府這些年來已投入大量人力財力和技術資源,有效壓縮了政治異見者的輿論空間和影響力。但中國網民人數實在太多,網上五花八門的東西防不勝防,即使建立起世上最龐大的人工審核隊伍加上越來越先進的技術手段,仍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免不了顧此失彼。而且,當局越來越依靠屏蔽、刪除、封號等強制性措施加強管理互聯網,如何體現「四個自信」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給文革翻案?
除了互聯網,北京當局對意識形態的其他領域也力圖加強管控,這些年同樣日趨嚴格周密,不能碰觸或嚴加審查的敏感內容和話題有增無減,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發生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十年前我在鳳凰衛視做《口述歷史》節目,就被告知文革及一九五七年「反右」等「挖瘡疤」的題材盡量少碰,有些人物和題材即使採訪了也無法播出。大學中有關文化大革命的歷史課程和學術研究本來已經鳳毛麟角,這兩年更受到越來越嚴厲的限制,近於停擺。
對如此重大歷史事件的長期迴避,必然造成年輕一代對文革歷史的無知和扭曲,更談不上準確理解、深入思考和探討歷史教訓。最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年隨着中國社會不同階層的利益分化,極左勢力抬頭,為文革十年和毛澤東的錯誤翻案成為他們的輿論突破口,進而全面否定鄧小平,否定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
當局卻態度曖昧、網開一面,任由顛倒歷史的極左言論在互聯網上翻騰。許多曾深受文革苦難的人士擔心,如此發展下去不但有可能給文革翻案,時機如果成熟甚至有可能再來一次文革式的政治大動亂。這種擔心不是沒有理由,新年伊始發生的中學歷史教材「文革被刪」風波,似乎是虛驚一場,實際上又未必只是一場虛驚,至少引發了社會輿論的警覺。
事情的起因是一月十日傍晚前後,網上出現一篇題為《新版歷史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的帖子,頓時瘋傳開來,知識界人士紛紛發出嚴厲抨擊,有的更認為這種做法比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還要嚴重。但很快,網上這個帖子連同無數跟帖評論都被屏蔽。再接着,官方人民教育出版社網站於晚上十點左右發文回應稱:「近日,有人在網上發帖稱新版歷史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引發網民關注。實際情況是,統編初中歷史教材八年級下冊專題講述了『文化大革命』,將在二○一八年三月春季學期投入使用。」外界似乎只是虛驚一場。

三處重大修改
但必須澄清,十日傍晚網上相關帖子開始流傳前半小時,官方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新聞週刊》就發表題為《新版歷史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的報道,應該就是網上所傳帖子的源頭,作者署名就是「瞭望週刊」。報道稱:「繼(教育)部編新版歷史教科書在古代史部分刪除『漢匈和戰』、衛青、霍去病等內容引發熱議後,筆者再次發現,新版教科書的當代史部分也有重大變化──最大的變化,刪減了就(疑是『舊』,錯字)版本教材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課,將其內容與『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統稱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
實事求是地說,新版歷史教科書確實刪去了舊版中第七課《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但並沒有完全刪除文化大革命的內容,而是作了重大修改。所以,關鍵在於做了怎樣的修改,為什麼要如此修改。網上有個帖子的作者對比了新舊版本的教科書,發現三處重大修改。首先如上所說,取消了關於文化大革命的獨立章節,明顯降低了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特殊意義。
在具體內容上,對於文化大革命的原因,用了十八年的舊教科書說法是「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而教育部和中宣部共同編寫審定的新版,則改為「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刪去了十分關鍵的「錯誤」二字;舊版中關於文化大革命是「動亂」與「災難」的提法,在新版中也消失了。對於文革的影響,新版中則多了一個提法:「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
如何看待十年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錯誤,中共中央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有定論,即一九八一年十一屆六中全會一致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對比之下,新版歷史教科書的偏離和淡化是顯而易見的。
一九八一年的決議來之極為不易,新版教科書的主事者似乎並不尊重,似乎是他們想怎麼改就怎麼改,似乎連歷史學家、黨史學者都插不上嘴。為什麼?外人無法擅做定論。只是這場歷史教科書的風波讓我們想起六年前的三月十四日上午,全國人大會議在北京閉幕後,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在他最後一次總理記者會上講了一段話:「現在改革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那天我在記者會現場,但一直不明白溫家寶為何主動提及文化大革命這個敏感話題。今天我也不知道,如果溫家寶知道修改教科書這件事,又會有怎樣的看法。想起文革中講爛了的那句「樹欲靜而風不止」,修改教科書背後究竟要颳什麼風呢?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