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另一張面孔(上):從白樺一本文革詩集看「七二○事件」(胡發雲)

半個世紀前的那小詩冊
近來,常有人談起當年的一部詩集——《迎鐵矛散發的傳單》,讓我驚異於那本薄薄的、印數只有兩三千的小冊子,在半個世紀後的今天,還有這麼多人記得。
文革五十周年前夕,朱學勤來武漢講學,主題是「七二○事件」,鑑於我是本地人,大體了解那個事件的基本過程和發生背景,便邀我同台對談。開講之前,我們交換了一些各自的資訊和看法,我說,文革結束之後,官方對這一事件的敍說與結論,是政治的,不是歷史的。我說,據我所知,文革爆發後,第一階段中受到整肅與打壓的大部分知識分子,包括胡風集團成員、右派分子、白專分子,以至喜愛文藝的工人、職員、大中小學教師,以及大多數武漢市的原住民,都是站在省市委、軍區和保守派組織百萬雄師的對立面的。我談到一些人,其中提到詩人白樺和他在「七二○事件」前後,反對暴力鎮壓而寫下的一批詩歌。這些詩歌在「七二○事件」剛剛結束之際結集出版,詩集名為《迎鐵矛散發的傳單》。朱學勤說,他七十年代初也讀到過這本詩集,當年,這本詩集從湖北輾轉流傳到河南,一個鄭州大學的女大學生受迫害躲到蘭考,悄悄帶一本《迎鐵矛散發的傳單》。朱學勤當年僅十七歲,在蘭考鄉間的油燈下誦讀那些滾燙的詩句,內心如受電擊。將近五十年過去了,他還不能忘懷其中的疊句,曾對台下的學生脫口吟誦—「我也曾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那時的戰友就像今天的你們……」。
在其後一段時間中,又有幾個外地友人—包括遠在海外的詩人高伐林,也跟我談起這本詩集。他說,在某種意義上說,是那本詩集,讓他走上寫詩的道路。
據我所知,這是文革中,由群眾組織自行出版的唯一一本個人詩集,也是唯一一本直接書寫文革事件的詩集。作者當時還是一名摘帽右派兼反革命黑幫分子。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