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緬思 (卷首語-潘耀明)

  月前,應邀到西安參觀西安大唐大明宮遺址重建,在參觀的過程中,我恍惚進入時光的隧道,遊歷了大唐盛世的浮華。

  說起大明宮,得先從始建者唐太宗李世民說起。且說李淵當了大唐王朝開國皇帝,長城內只有隋朝遺留下的一處太極宮。李淵嫌太極宮太湫隘,且地勢低,夏日翳熱,雨天潮濕,原想大興土木,興建新的皇宮,盡享人間安樂,後來在兒子李世民和群臣的勸諫下才作罷。

  此後李淵悶悶不樂,到晚年更因此憂鬱成疾。為此,當了唐太宗的李世民為之惶恐不安,立即頒旨動用自己的私蓄,在長安城北龍首原的高阜上,為老父建造一座臨時避暑的夏宮,起初命名「永安宮」。

  在興建永安宮過程中,盛傳一段小插曲,十分耐人尋味。卻說某天,工匠們正在開挖大殿地基,赫然見到從地面放射出耀眼金光,工匠們無不駭異,不敢再挖,立即稟明唐太宗。太宗聽罷親臨工地視察,並命工匠繼續挖掘,工匠深掘多時,挖出一面高五尺九寸、寬四尺的巨大古鏡。只見古鏡接受太陽光的一面,金光?射,古樸高雅,塵埃不沾。

  太宗知道此乃寶物,但不知此寶物出處若何?點名魏徵道來。魏徵不敢怠慢,垂首細述原委──

  原來這面寶鏡正是歷史上著名的「秦鏡」。秦始皇曾一直珍藏於咸陽宮中,人若從對面來照鏡子,鏡裏便映出人的倒影;若果以手撫胸,則能照見五臟六腑,纖毫可見。更有神妙之處,還能照出眾臣的忠肝、國運之興敗。換言之,此寶鏡不光可辨真偽,還可診國病、保江山。

  可惜的是秦始皇沒有把這寶鏡用在正道上,他只用來照宮娥彩女的忠二,但見宮女「膽張心動者,均為有異心而盡斬之。」秦二世胡亥是顢頇昏庸的人,其殘酷無道比乃父更變本加厲,一生殺人如麻而忠奸不辨,唯獨寵信指鹿為馬的奸臣趙高,專權跋扈,弄得天怒人怨,以至亡國。

  據說,當年漢高祖劉邦攻佔秦都咸陽,曾取走此寶鏡,從而使漢祚得延續達數百年。漢末,群雄?起,秦鏡不知流落何方。詎料在數百年後,竟又在今天的龍首原出土,不無玄機云云。

  魏徵說到這裏,向唐太宗深深一拜,恭賀道:「今日秦鏡出世,預示著大唐江山萬古長青,此乃陛下齊天洪福所致,臣特賀之。」在場群臣以為太宗聽完這一番恭維,準會龍顏大悅,那知太宗竟一手推開兩個內侍抬著的秦鏡,說道:「朕早就得到一面勝於秦鏡千倍萬倍的明鏡了。」並且正色道:「夫以銅為鏡,可以整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魏愛卿常進諫於朕,使朕得以明得失興替,難道不是朕的一面高懸的明鏡麼!為記今日君臣們明鏡之會,朕特改此永安宮為大明宮。」

  唐太宗特別注意虛己受人,兼德納諫。《資治通鑑》記載,唐太宗曾經問魏徵:「人主何為而明?何為而暗?」魏徵回答說:「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即多方聽取意見才能辨明是非得失,若只聽一方的意見,則容易愚昧不明。魏徵並且舉秦二世偏信趙高,隋煬帝偏信虞世基,終至危亡的例子,說明「是故人主兼聽廣納,則貴臣不得擁蔽,而下情得以上通也。」指出君主只要兼聽納諫,則不會被臣下蒙蔽,下情亦得以上達。

  唐太宗聽後深以為然,時時注意聽取臣下的意見。更難能可貴的是,當年李世民與太子建成和三弟元吉內訌,魏徵曾追隨李建成的一派。一場血腥的「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登位,捐棄前嫌,用賢唯能,禮待魏徵,其間魏徵直諫太宗二百多次,太宗仍能聞過則喜。

  唐太宗開創了中國歷史上的盛世——貞觀之治,政通人和,從綜合國力到人民的安居樂業,已是前無古人。

  我想,唐太宗成功的原因,一個是廣開言路,一個是律己。只有兼聽,下情才能上達;只有納諫,接受監督,才不會專橫無道。唐太宗的治國精神,正若合了清人所說:「律己宜帶秋氣,處世宜帶春氣」(1),「只有自治,乃可治人」(2)。以古鑑今,不難發現,一千多年前唐太宗的政治襟懷,比起眼下某些當政者更清廉、更開闊、更洞明、更能兼容不同意見,也更英明。

注:

(1)張潮:《幽夢影》

(2)清代夏燮:《明通鑑》

文章回應

回應


歷史的緬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