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歷史見證──「威脅美國民主肌理」的總統(堅 妮)

現在想來,一九九九年底我從溫哥華搬到美國首都華盛頓,是老天爺有意讓我近距離現場補上美國政府與政治這一課。我在華盛頓的媒體和政府機構工作期間經歷了九一一、炭疽病毒信投送國會事件、冷槍殺手恐怖襲擊,一次又一次地親身感受恐怖襲擊逼到身前的恐懼,目睹美國政府、商界和人民如何應對挑戰(美國人喜歡說「challenge」(挑戰),而不說「difficulty」(困難))。今次新冠疫情進入美國,再次直面比二十年前更大災難險情,全球同此涼熱,大大超過一城、一州、一國、一個民族的悲痛
新冠病毒一月二十一日由一個武漢出來的華人帶到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就在我兒子大學所在的那個區。那時候武漢疫情還沒有進入美國人的視野,我也不知道我兒子已經身處險區,我們忙着關注美國國會和參院對總統的彈劾,忙着看微信傳來的中國武漢疫情情況。到西雅圖的疫情公布,我想去買一盒口罩寄給蠻不在乎的兒子,所有商店的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已經被華人買光,援助到中國去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