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與變容(路德維)

又聽到朋友發表「西洋古典音樂已死」的言論。事實上筆者多年前也指出,這門藝術最後的一次大突破,是二戰後流行的「原汁」運動:用作曲年代的樂器與演繹風格演奏。作曲方面,突破的空間好像已所剩無幾。碰巧二戰後推動西洋古典音樂的大機器─唱片業─早已死亡,所以它只能靠在「新興市場」不斷推廣,才能苟延殘喘。然而,新興市場的擴充空間也終會收窄。隔了數載,對此題目又有一些新思考。
為什麼西洋古典音樂已死?因為古典,因為記憶。「古典音樂」不是聽了算的流行音樂,每首作品都需要內在的獨特和創新之處。音樂不如文字,後者仍有着無限的創作發揮空間─只要還有人活着,便會有新的故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