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和日軍共謀?——評遠藤譽著作 (韓應飛)

保羅.約翰遜的《美國人的歷史》(A History of the America People),是一部以散文形式描述美國四百年歷史中的政治、經濟、學術和藝術的著作。該書視角新穎,文筆流暢幽默,有時也極為尖刻。對史學界的一些主流意見,約翰遜也大膽挑戰,結論明確。不過,約翰遜的挑戰,主要是對一些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的評價,而並非針對歷史事實本身。這讓我想起美國歷史學會前會長、哈佛大學名譽教授入江昭的一句話:「歷史只有一個。」換句話說,我認為約翰遜尊重歷史事實。但是,在日本的一些美國史專家看來,《美國人的歷史》還算不上嚴謹的歷史著作。
與《美國人的歷史》相比,遠藤譽的《與日軍共謀的毛澤東》顯然更不能稱其為歷史著作。《美國人的歷史》引證詳盡,注釋一一對應。而《與日軍共謀的毛澤東》,儘管書後列舉了參考書目,書中有些地方也指出了引用資料的出處,但全書無一處注釋。對「毛澤東和日軍共謀」這樣重大的事實判斷,一本總計二百八十五頁的書竟然不加注釋!
該書結束語中寫道,有的中國人估計,如果把處於生育年齡的男女應該生下的孩子也算進去的話,毛澤東殺了一億中國人。對於如此重大的結論,作者卻不指出這句話引自何處,「有的中國人」又是誰。作者繼續寫道,毛澤東殺的中國人「即使往少了算,也有七千萬。不,即使是五千萬,古今東西,人類歷史上,除了毛澤東,有誰能一個人就殺死這麼多本國國民?而且,這是戰爭結束後所殺本國國民的人數。」一億,七千萬,五千萬,三個數字,相差遙遠。沒有證據,怎能寫入書中?
僅此一點,該書就不值得看!
對於這本充滿惡意、偏見、錯誤,論述支離破碎,結構極為鬆散的書,我認為「無視」是最好的對付辦法,讓它在人們的「無視」中被深深的埋葬是其最好的結局。
不過,我尊敬的一位教授卻認為,作者在書中對「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問題」這些國際社會已有定論的重大歷史問題表示異議,反映了她在歷史認識問題上的基本態度,此外,作者還在不少其他問題上毫無根據地妄下結論,對此,不能視而不見,見而不管。
基於此,筆者寫下這篇文章。

mao5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日本中央大學兼職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