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對章士釗的「橋玄情結」 (戚本禹)

  毛澤東一直支持《柳文指要》的出版,除了因為他對二王、八司馬事件的關注外,還因為他與章士釗的特別關係。早在一九二○年代初,章士釗已評價毛澤東:「不得了啦,湖南出帝王了。」——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