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派與鄧小平派的對決  中南海如何面對民間思想分裂 (馬 玲)

  一場「畢福劍事件」,算是正式揭開了中國民間已存在的兩大「陣營」的對立。事發非常偶然,央視綜藝節目主持人畢福劍在某個飯局,貌似微醺的情況下邊唱邊說,口吐對開國領袖毛澤東的輕慢不敬,調侃道:「可別提那個老逼養的了,可把我們害苦了。」此視頻被放到網上後,在民間引起軒然大波,一邊是痛罵老畢無恥的無數國民;另一邊是責譴公開視頻的「告密者」,並認為社會反應過度。雙方各執一詞,口水仗打來打去,分不出勝負。

  儘管政府很希望全國上下統一思想,在主旋律的影響下社會發展高歌猛進,但是今天的中國,要像幾十年前那樣保持一種聲音以讓全體國民步調一致的狀態,恐已不可能做到,一方面人們心裏不肯接納單一標準,另一方面網絡讓思想流傳無疆界。所以,國民之間越來越呈現出思想意識的分化,左右兩派誰也不服誰,各自有一套思維方式和認知體系。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原本一個意想不到的偶發之事,竟然能夠引發如此巨大的社會事件,而且迄今還在爭持不下的情況下繼續發酵。

  中南海裏的掌舵者們當然也在關注這個難以調和的現象,進而分析判斷民間這種思想分裂與對立的現象將會帶來怎樣的趨向,這個趨向則比老畢的口無遮攔和台上台下的雙面表現重要得多。

思想意識上的文革回潮

  中國的左右派雖然一直存在,但當下分化尤其嚴重。左派是指堅持毛澤東思想的一派,亦被稱作代表民族主義的一派;右派指的是主張走向憲政民主的一派,亦被稱作代表自由主義的一派。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曾經被挪下神壇的毛澤東,現在又被抬上了神壇,網絡、微博、微信上,頌揚毛澤東的文字比比皆是,對他豐功偉績的羅列,已經高築到了與文革時期的無以復加幾乎不相上下。

  民眾對毛澤東展開的新一輪緬懷與頌揚,主要基於一種反彈情緒,他們認為毛澤東時代沒有貪腐官員、沒有貧富差距、沒有空氣污染、沒有坑蒙拐騙、沒有食品危機等等,這些民眾不一定是真正意義的左派,但傾向左派觀點。目前,有這樣一種現象:高舉毛澤東的同時貶低鄧小平,網絡和微信上流傳的對鄧小平的批評與奚落日益增多,形成一股拿毛時代的好與鄧時代的壞進行對比的風向。

  社會上有許多類似於「凡是有利於窮人的都不接軌,凡是讓窮人倒楣的都接軌」之類挖苦政府政策的文章,直刺改革開放中的不公平、不正義。由此可見,思想意識上的「文革回潮」,是對當今社會的不滿匯聚。

  畢福劍事件後,網絡上竟然流傳過如此刺目的文字:「畢福劍之父畢元章,早在五十年代被政府鎮壓,罪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其祖父畢孝凱在日偽時期當過日軍翻譯,被我東北地下黨擊斃。這樣的人,試想他不仇視共產黨嗎?他就是連做夢都想着變天!我們一定要牢記毛主席的教導: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

  顯然,這不是真的,否則畢福劍當年也不可能參軍。然而,這種帶有恐怖性質、無中生有的文革做法,卻在當下死灰復燃。有人稱畢福劍是代表「地、富、反、壞、右」的「還鄉團」,是想讓人民「吃二遍苦,受二次罪」的反動人物,有的好事者還改了一些文革風格的照片廣泛散播,給人感覺仿若時光倒退回一九六六年的文革。我們進入二十一世紀十五年了,「反右」、「文革」的夢魘還不時跳出來讓人心悸,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了中國社會不穩的危險因素。

當代的「葉公好龍」

  對此現象,右派一方面感覺荒唐憂慮,另一方面針鋒相對挑戰左派的矯情。他們指出,這些人中,年齡大的人患了文革健忘症,年紀小的人根本不了解文革。有人在凱迪論壇建議設立「文革特區」,送那些「毛左」們去特區體驗他們認為的幸福生活!這個「文革特區」,必須具備文革期間實施過的規矩:

  一、全面實行公有制;二、不得搞證券、期貨買賣,不得搞租賃、典當等西方那一套;三、廢除公檢法,恢復革委會,只能搞人治不得搞法治;四、實行黨的「一元化」領導,取消人大、政協對黨和政府的監督制約;五、糧、油、棉、布、肉、糖、酒、肥皂甚至衛生巾全面實行憑票計劃供應;六、取締一切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如舞廳、歌廳、按摩房、咖啡館等;七、每天早請求,晚匯報,學毛語錄,跳忠字舞,喊毛萬歲,唱紅色歌曲;八、對批評現任國家領導或者無意把國家領導人畫像污損的人,抓起來批鬥、遊街、五花大綁、拳打腳踢,嚴重的不經審判直接槍斃;九、開展淨網行動,所有網絡不得與國際互聯,所有文章、電視節目必須歌頌黨和國家領導人,提出任何批評一律打成反革命;十、家裏祖輩有「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必須徹底劃清界線並開展鬥爭;十一、廢除高考制度;十二、嚴禁收聽台灣、香港、蘇聯、美國、英國的電台電視節目,否則將判刑或勞教;十三、公民不能隨意流動,出縣要開村、鄉、縣三級證明;十四、不得倒賣商品和國家供應物資牟取利益,否則以投機倒把罪判刑;十五、男女在戀愛期間不得非法同居,否則以非法同居罪懲處。

  筆者問過一位無限懷念毛澤東、經常感慨過去好時光的左派,如果讓他重新回到文革過物質短缺、精神緊張的生活願意嗎?他想了一會兒,搖搖頭。他強調:「文革打倒的走資派現在都騎到了人民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如果毛主席在,誰敢?」他可謂左派的一個典型代表,精神上懷念過去,但生活卻已回不去,成了當代的「葉公好龍」者。

不能統一聲音,又不想社會撕裂

  為了避免畢福劍事件引發的兩派爭執進一步發酵和升級,中宣部四月八日晚上發布禁令,要求所有網站删除畢福劍的飯局視頻和中青網的評論《畢福劍欠全國人民一個道歉》,同時要求媒體對相關話題降溫,不得再炒作。

  但是,中宣部的禁令並不能阻止民間的思想分裂,畢福劍的視頻看不見了,一個中年男人取而代之,完全模仿畢福劍唱腔和說詞的視頻卻掛到了網上,而且此人對惹事生非的那句「老逼養的」加以強調,結果又引來:罵聲一片,笑聲一片,讚聲一片。名人畢福劍不能說的換了個普通人又在說,這就是當今社會的複雜。雖然很多人不容這種說法,但是法律並無禁止,所以也不能把說者法辦。不過,這個普通人的接力說唱,只會讓社會分化更突顯。

  政府自然不願看到社會出現分裂,尤其擔心出現泰國紅衫軍與黃衫軍爭鬥、台灣藍綠割裂那樣的狀況。毋庸置疑,穩定依然是當下中國追求的重要目標,政府和一些民眾對畢福劍事件的敏感反應,亦是怕觸動了社會騷動的神經,一些文章就不斷提醒人們,中國不能亂,否則將陷入敍利亞、利比亞、也門那樣的亂局,中國的崛起大勢就會夭折。

  這確實是所有中國人都不願看到的,但是現代社會下,要讓民間保持認識高度一致卻非常之難。怎樣才能讓人們統一思想,這是個嚴峻課題。綜觀寰宇,至今還能讓百姓完全保持一個聲音的社會,也只有朝鮮那樣的高壓嚴管國家,中國除非關門閉網,退回到幾十年前,否則幾乎不可能。

  今年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誕辰一百周年,中央將會隆重慶祝,屆時相信習主席也會出現紀念活動。香港《明報》引述胡德華發表的談話說:「開個紀念會,只能說明懷念他,但不說明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犯了錯誤還是沒犯錯誤,是不是冤假錯案。」因為胡耀邦當年倒台的罪名包括「縱容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全盤西化」,所以當今尚無法平反。胡德華說,前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打倒和為劉少奇恢復名譽都是中共中央全會通過的。

維穩的實質是維權

  從這些事中也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在事涉敏感問題上時常模糊處理,不僅是上述兩個人物,對毛澤東的功過評價也一樣存在這樣的模糊。有人就提出,既然政府提出依法治國,法律就應該對毛澤東或其他敏感事情有各明確說法,也就是哪些能說、哪些不能說,否則,只要法無禁止就不違法。

  習近平主導下的中國,正在展開多方面的變革,以期突破之前治理模式的制約,他提出的「維權是維穩的基礎,維穩的實質是維權」新論點,裏面包含的內容足夠解讀很長時間。他期望打造的現代民主法治國家的治理體系,在推進的過程中如何包容社會上的不同思想和聲音,格外值得關注。

  中國社會的既有矛盾是無法迴避的,像鴕鳥那樣把頭埋在土裏解決不了問題。向古看,孔夫子兩千多年前就歸納出「和而不同」的智慧結晶,告誡後人即使觀點不同也需兼容並蓄;向今看,發達國家的兩大政黨在社會上各有支持者,民眾即使觀點針鋒相對,但無礙和睦相處。

  對中南海而言,在努力以法治的方式解決政治遺留問題的同時,還社會以公平正義的國家信譽,然後兼容並蓄社會民間的不同觀點,讓人們在寬鬆的環境下,雖有保持不同思想的權利,但不能破壞公民社會的和諧。

  這,也是重要的中國夢之一。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