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誰的東西? (陳 彥)

  中國有「民主是個好東西」一說,然而,這一好東西卻長期無法成為中國的現實。如果追問是何原因造成這一局面的話,恐怕至少還須回答「民主是誰的東西」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說民主是資產階級的東西,自然,自視為無產階級的共產黨當然就無法獲得。如果說民主是西方的專利,那麼,不屬於西方的中國就不可能享有民主。如果說民主之類的制度和價值根本就子虛烏有,只有利益是實在的和永恆的,那麼,中國人就只須追求利益而不用追求民主了。

反對普世價值的三大論據

  筆者提出這一問題,一方面有感於近來國內關於「普世價值」的爭論,一方面受一九九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的啟發。二〇〇八年由於西藏危機、火炬傳遞、汶川地震等一系列事件所引發的「普世價值」的爭議目前雖似已平息,但其中所提出的問題卻缺乏認真的辯難。整體上看,爭議是在肯定和否定普世價值(民主、自由、人權等)兩方之間展開的。簡單歸納之,反對普世價值一方有三大論據。

  一、不存在超階級的民主。民主具有階級性,世界上的民主要麼是資產階級的,要麼是無產階級的。而西方別有用心之人總是將民主打扮成普世的超階級的民主來兜售。

  二、不存在超文化的民主。適宜於西方的民主,不一定適宜於東方或其他國家的文化土壤。一些人宣揚民主是普世價值,或者是西方的代言人,或者是不懂中國的特殊國情。

  三、不存在超利益的價值。西方國家及受其操縱的輿論工具總是將民主、人權等說成是超利益的價值然後強加於非西方國家。他們宣揚民主、人權是假,企圖獲取最大利益是真。

馬列主義不反對普世價值

  阿馬蒂亞.森當然不了解中國有關討論的具體情況,但是,國際上,尤其是來自專制國家對民主普適性的否定其實並不稀罕。由於不願在自己國家建立民主的目的一致,專制國家所持的理據同中國反對普世價值一派的論據也大同小異。只有關於民主有階級性的論點是共產黨國家的專利,因為這一論據,本是當年共產主義反對民主、自由、人權的最銳利的理論武器。但是此論據在今天的中國已無賴以存活的土壤。主要原因不難理解:馬列主義並不反對「普世價值」,只不過稱其為「普世真理」而已。共產主義本身就是奠基於普世真理之上的。共產黨當年反對的是資產階級的假民主、假自由,而堅稱只有無產階級的民主才是真民主、真自由。也就是說,共產黨所要建立的正是真正具有普世意義的民主。嚴格說來,反對普世價值,簡直就是對共產主義的背叛。同時,階級論在今天的中國已無立足之地。不僅階級已被鄧小平取消,資本家也已被堂而皇之地請進共產黨隊伍。按照階級論的設想,現在已進入無階級社會的中國,早應名正言順地實現民主,但現實卻與此完全相背。

  阿馬蒂亞.森是公認的學術興趣廣泛的當代經濟學家。他在經濟學領域的建樹其實也多涉及倫理、社會、歷史、哲學等領域。由於他的開創性研究,將饑饉簡單歸因於自然災害的想法現在國際社會已無市場。依靠其東方文化背景,阿馬蒂亞.森用大量的印度、孟加拉等國,尤其是中國一九五九至六〇年大饑荒的史實論證了饑荒不僅源於食物的缺乏,更多來自社會、政治因素,來自社會在食物分配機制上的不平等。筆者最近讀他的新著《他者的民主》(La democra-tie des autres)更感到他不僅是出類拔萃的經濟學家,也是不可多得的民主理論的闡發者。將他在此書中所提出的民主乃為普世價值的觀點同其對於世界饑荒的研究結合起來看,他的理論其實從文化與利益的角度十分全面地回答了民主是否普世價值的問題。

民主也是東方的

  阿馬蒂亞.森認為,作為政治制度的民主優於其他制度,因為民主是唯一能夠保障民眾獲得公民權和參政權的、促使政府傾聽民眾聲音又使公民之間可以互相溝通的制度。這即是他稱之為民主的三大價值,也是民主可以適宜於不同文化的固有價值。阿馬蒂亞.森企圖從民主內涵的界定擴寬民主的文化基座。他認為,應該將公共討論同選舉程序均看作是民主制度的必要組成部分。沒有新聞自由、多元監督的民主制度是不可想像的,沒有公共討論、政綱競爭的選舉也是不可想像的。而從公共討論這一角度,非西方文化也有着深厚傳統。他不僅認為印度有着古老公共討論傳統,中國歷史上也不乏例證,如「儒佛之辯」。從選舉、程序角度定義的民主發源於古希臘,阿馬蒂亞.森並不持異議。但他也認為不能將希臘等同於西方。古希臘的世界是希臘人與波斯人、印度人、埃及人接觸更多的世界。亞歷山大大帝在印度渡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印度的公共討論傳統不能說對古希臘沒有影響。當然,關於如何看待和發掘中國歷史上公共討論的民主傳統,還需要中國學者自己的研究和闡發。但阿馬蒂亞.森挑戰另一種「西方中心論」的出發點是清楚的,他要表達的觀點是:民主不僅是西方的,也是東方的。

通過監督機制保障個體

  從阿馬蒂亞.森對饑荒的研究來回答民主與利益的關係問題也許更具啟發性。他的研究發現:在世界饑荒史上,找不到民主國家發生過真正饑荒的例子。那是因為民主體制通過新聞自由及各種監督機制有效地避免了決策錯誤和分配不公,個體權益、弱勢群體權益因而也能獲得較好保障。即是說,從避免天災人禍的工具意義出發,民主無疑也是最能夠保障民眾利益的政治制度。民主不僅不是脫離利益的虛無價值,也不是與民眾利益完全不沾邊的謊言。恰恰相反,民主正是最能維護多數民眾利益的價值和手段。從這個意義上說,民主乃是屬於社會的,屬於民眾的,而不是屬於獨裁者的。因此,無論是以利益至上論否定普世價值,還是將民主的價值同利益相剝離,其實質均是維護統治者和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君不見,無論西方還是中國,拒斥民主的均是統治者嗎?

  要言之,民主是民眾的東西,是普世的東西,但確實,民主不是統治者的東西。

(作者是旅法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