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事件衝垮了蔣經國時代(林博文)

  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五日深夜,美洲《中國時報》(下稱美《中時》)紐約編輯總部接到一通來自舊金山的緊急電話,告知作家江南遇刺身亡的大消息。總編輯周天瑞放下電話後,告訴我們說﹕「江南被殺﹗」我們都震駭不已,天瑞隨即和採訪主任胡鴻仁商量如何採訪這件驚天動地的大新聞,龔選舞建議訪問紐約《華語快報》發行人陸鏗和《加州論壇報》負責人阮大方。胡鴻仁立即打電話訪問,其他同事開始大談江南其人其事其文,大家同感欷歔。第二天,美《中時》以頭版頭條的顯著位置報道江南的死訊。

  半個月後,編輯部同仁託龔老向《加州論壇報》訂購數十本江南所著的新版《蔣經國傳》,我買了兩本,其中一本寄給蔣經國的親家俞大維。那時我常航寄台灣看不到的書籍和文章給這位愛讀書的老先生,數量極多,台灣特務還為此調查俞公和我的關係。江南事件發生後,俞大維頗為震驚,他說汪希苓是個人才,不知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很為汪感到惋惜。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到美國留學,最快樂的事就是拚命看「禁書」,其中包括江南以「丁依」為筆名,由香港文藝書屋出版的舊版《蔣經國傳》。

美《中時》因政治因素停刊

  十一月十一日,開辦僅兩年的美《中時》關門了。停刊的原因很多,以政治因素居首。

  台北一些黨政要員和報業巨頭,視《中國時報》(下稱《中時》)創辦人余紀忠為眼中釘,常在國民黨中常會上當着蔣經國的面,指控《中時》不愛國。一九八四年七月洛杉磯奧運,中國大陸選手出征,表現優異,《中時》以同為炎黃子孫的立場,大幅報道大陸選手的奪牌消息,美國和台灣的右翼人士大為不滿,紛向「有關當局」告狀。同年九月,《中時》社論批評列根總統,又有人向當局打報告。十月中旬江南案爆發,《中時》大做特做新聞,十一月中旬即猝然停刊。

  美《中時》關門後,我再度回到《中報》主持編務,其時江南新聞最為熱門,我也寫了幾篇社論分析該案。最遺憾的是,我沒見過江南。一九八?靆年秋天至一九八一年年底,我在舊金山《遠東時報》工作,在市區住了一段時間後,即搬至舊金山附近的大理市。總編輯俞國基有幾次提議去找江南聊天,聽他聊兩岸政治和當代人物,每次我都因他事纏身而未能赴會。江南和我皆住大理市,而我又心儀其人,竟緣慳一面,現在回想,悔憾極了。

  無疑地,江南事件改變了台灣的前途,敲響了「蔣家王朝」的喪鐘。江南事件後,蔣經國變了,國民黨變了,台灣也變了。蔣經國晚年說了一句常被引用的話﹕「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促成蔣經國心有所感而說這句話的誘因,就是江南事件。

江南事件把蔣經國搞慘了

  不論蔣經國、蔣孝武有沒有下令或暗示汪希苓刺殺江南,也不論汪希苓是真的自己出主意或是堅不吐實,江南事件都把蔣經國搞慘了。他的身體遭到嚴重的糖尿病折磨,心思也被棘手的江南事件煎熬,痛苦萬分,但又一籌莫展。汪希苓曾是蔣經國的愛將,蔣刻意拔擢汪,把他從海軍系統調至情治系統,並對汪說﹕「要找一般的好海軍將領有很多,但找到好的情治人員不太容易,我考慮以後,讓你到安全局。」汪後來調至國防部情報局。

  蔣經國跟隨父親到台灣後,即插手黨務和情治,對情治業務興趣尤大。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外國媒體都指明他是台灣情報頭子。小蔣心機多,為人深沉。他自己愛玩情報,也要他賞識的汪希苓獻身情報工作,結果害了汪希苓也害了自己,更害了江南。

  台灣必須依賴美國的保護才能生存,這是台灣最幸運也最悲哀的事。韓戰、美援、美軍協防台灣、基辛格秘訪北京、台灣被逐出聯合國、尼克遜打開中國大陸之門、美台斷交和江南事件,乃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左右台灣命運的幾件大事。這些關鍵,無一不與山姆大叔有關。江南事件發生後,蔣經國不止一次把江南事件和美台斷交相提並論,可見其石破天驚的震撼力﹗

  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後,有五種動力對台灣的前途和命運影響深遠﹕一為蔣經國健康急速惡化,每天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二為江南事件﹔三為島內黨外運動如星火燎原﹔四為美台斷交﹔五為兩岸關係萌生變化,前往大陸旅遊、和大陸做生意、老兵要返鄉等蔚為風尚。反攻大陸招牌收起來了,「毋忘在莒」的中心思想動搖了。在這內外因素的衝擊下,蔣經國知道大江東流擋不住。他是個很會玩政治的聰明人,了解到必須順應時代潮流,否則台灣將不堪設想。他過去最愛說﹕「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這句豪語已成煙雲舊夢,他只能躺在病榻上喘氣,哀歎時代的無情。

  蔣經國從他父親手中接下了權力,而他又何嘗不想把他的權力傳給他的兒子。然而,三個不成材的兒子使他憬然於蔣家第三代也許不是充當國家領導人的材料。但他還是很疼愛(甚至溺愛)孩子,花心血培植他們,讓他們嘗嘗權力的滋味。權力腐化了蔣家第三代,亦腐蝕了蔣家的統治基業。江南事件和蔣經國身體情況太差,迫使蔣經國完全放棄第三代掌權的念頭,也使他痛苦地了解到﹕很多事情他已無法掌握。那是一個急遽變動的時代,江南事件加速了台灣的變動,而重病纏身的蔣經國沒有能力阻止變動,只能識時務地順應潮流,推動變革。

蔣經國擔心損害美台關係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江南事件雖使國府形象受到重大傷害,但美台實質關係並未受損。在外國暗殺左派和親共領袖乃是中情局的家常便飯,華府只不高興台灣特務和黑道在美國本土殺人,觸犯美國法律,列根政府還是照樣賣武器給台灣。蔣介石時代台灣對美外交由宋美齡主導。今年五月,我專程到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閱看宋子文檔案,看到宋美齡於一九六三年十月七日寫一封英文信給他的哥哥宋子文,批評當時駐美大使蔣廷黻不懂外交禮節。事緣蔣經國當年訪問華府時,蔣廷黻在雙橡園設宴為「太子」接風,美國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等政要應邀赴宴,但蔣廷黻未舉杯向甘迺迪致敬,亦未發言,更未請魯斯克講話(魯已修妥講稿)。宋美齡說,蔣廷黻「這種違背外交禮節的做法,實為聞所未聞」。蔣廷黻的失禮行徑,當然是蔣經國返台後向她告狀的。

  蔣介石死後,宋美齡仍想繼續主導對美外交,蔣經國不願放權,氣得宋美齡遠走美國。蔣介石的御醫熊丸在口述歷史中提及這對母子為外交問題失和﹕「夫人便對經國先生說﹕『好,如果你堅持己見,那就全由你管,我就不管,我走了。』自此夫人便到美國紐約,一直都不回來。而經國先生的個性很強,他決定的事情便一定要做到,所以也不大管夫人的意見。」

  江南事件使蔣經國痛苦不堪的原因之一是﹕他讓宋美齡看笑話了,看他把美台關係弄得一塌糊塗,太沒面子。而小蔣又是極好面子的人,他不能想像宋美齡和他最討厭的孔二小姐如何在背後批評他、訕笑他。小蔣最擔心的是江南事件會損害美台關係,他指示在他晚年最獲寵信的郝柏村﹕「安全局及情報局絕對不得在美從事情報活動。」

  要來的肯定要來,會變的總是會變。對台灣而言,江南事件是人為,也是天意,蔣經國提拔汪希苓,汪希苓効忠蔣經國,兩人一起走向敗亡之路。國民黨老是喜歡跟黑道勾肩搭臂,國民黨特務又老是喜歡暗殺異己,特別是學者和文人。他們到美國刺殺江南,害怕他會在《吳國楨傳》裡大曝小蔣的黑材料。結果蔣經國政府遭天譴,蔣經國自己也在江南殉難後不到四年就咯血而亡。美台斷交和江南事件都發生在蔣經國時代,前者是歷史的主流,後者是時代的暗流,主流和暗流合流,衝垮了蔣經國時代,也把台灣衝到一個不可知的未來。

文章回應

回應


江南事件改變了台灣的前途,敲響了蔣家王朝的喪鐘。圖為江南生前於一九八零年訪浙江奉化,攝於蔣介石之母墓前(崔蓉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