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谷長春先生— 對〈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一文的補遺 (胡顯中)

《明報月刊》十月號發表了我的回憶文章〈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當即複印數份分贈友人。其中有位很不客氣地指出:「文章中的『左派變右派』遺漏了一位重量級的大人物,是不敢寫吧?」
答曰:「非不敢,乃不忍為也」。
這位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便是本文所要悼念的谷長春先生。何以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呢?因為此人非等閒之輩,乃是原吉林省委副書記,副省級離休幹部(享受正省級待遇)。
我乃一介寒士,何以結識如此位高權重的大人物?這難道不是蓄意高攀嗎?非也!

一句公道話 被劃成右派
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平反之初,我被安排在母校(吉林大學)經濟系辦公室從事教輔工作。那年暑期,被委派隨系副主任王乃恒教授去外地參加錄取新生的任務。為什麼要去外地呢?就是避免人為的說情和干擾。我們招生人員全部集中在吉林市口前鎮一家賓館裏。外面有警衛人員,任何人不得進入。我心裏竊笑:想當年我在監獄裏,警衛是對內,不許出。想不到今天我卻享受外人不得進入的警衛待遇。真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