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思想的年代 (劉再復)

  二〇一一年,人類世界出現一些前所未有的重要現象,例如阿拉伯世界的骨牌倒塌效應、西方產業工人階級的消失、民主政治的變質、新冷戰的再現等等。有重要現象產生,正是思想者大有作為的時機。可惜當下世界沒有思想。西方世界的左翼知識者還在念着現代性的新教條,右翼知識者也只是重複自由主義的老一套。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而支撐社會的良知體系日趨瓦解,歐盟諸國相繼瀕臨破產,而經濟危機的背後是思想危機,即面對生存困境找不到出路,想不清該怎麼辦。二十世紀三大社會思潮進行較量,即以美國為代表的古典資本主義思潮,以歐洲為代表的半資本主義半社會主義民主社會福利思潮,以及以蘇聯和中國為代表的共產主義思潮進行較量。思潮化為制度與存在方式倘若先不說價值觀的高低,只論三種社會方式,今天看來,三者都各有千秋,也都各有一本難念的經。三者都不是「理想國」的天然寶座。蘇聯模式最終走不下去,結果導致革命大帝國的崩潰,中國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走到山窮水盡,幸而有聰明的鄧小平在計劃經濟中注入市場經濟,贏得柳暗花明又一村。鄧小平畢竟有思想,所以他才會想到用「資本主義」來挽救「社會主義」。而美國的古典資本主義在二十世紀中表現出空前的活力,可是也遇到二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秋風蕭瑟中幸而羅斯福有思想,他想到可用國家因素來調控,即用「社會主義」來挽救一下「資本主義」。可是美國當下沒有羅斯福。而歐洲,二戰後幾十年相當讓人羨慕,文明、繁榮,尤其是高福利。一紙福利宣言,不知打動了多少人心?可是,偏偏是高福利制度給今日的歐洲帶來巨大的困境。福利制度通過高稅收,把富人的錢挪給窮人用,本質上是平均主義。這個漂亮的平均主義集中了錢財之後,用這些錢財支撐了一個龐大的官僚行政集團,又支撐了一個只要福利不想幹活的懶漢集團。懶漢要過現代化的好日子,又不想付出維持現代化的苦功夫。倘若政府想改革想降低一點福利,他們就罷工、抗議。工會本是資本發展的動力,現在變成了阻力。於是整個社會便改不得,動不得,不知出路何在。沒有出路而硬找出路,便冒出了不斷借債、不斷印鈔票等怪招。只有怪招,只有淺近的應付手段,沒有解決困境的辦法,就因為沒有大思想。中國當下的情況與歐美正相反,西方缺錢,但中國到處都在冒錢,可是中國億萬神經現在全被金錢所抓住,為了達到謀錢的目的,什麼手段什麼花樣都有,胡作非為、撕毀道德底線,變成家常便飯甚至天經地義,整個社會是肚皮愈來愈大,良心愈來愈小。該怎麼辦?該怎麼改?該怎麼動?好像也看不出有什麼好主意、大主意。我不希望中國有戲劇性的變動,也無需戲劇性的變動,但總得有點改革的新思路、新思想。

  因為人類社會充滿困境又產生不了走出困境的新思路,所以我說這是沒有思想的年代。在此年月裏,我們個人該怎麼辦?我自己再也沒有「改造世界」的妄念了,甚至也沒有改造人性、改造「國民性」的妄念,能想到的只有「自救」二字。自審、自立、自度、自明。在混沌混雜的世界裏,保持一點清明的意識還有一雙冷靜的觀世界、觀自在的眼睛,也挺有意思。也許所謂人生的意義就在這清明的意識裏。

  (作者是本刊顧問、學者、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