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冒險 港府高興 (劉銳紹)

  立法會休會期間,政界人士紛紛「充電」去也,但在泛民主派陣營中,卻圍繞着「五區總辭」的事宜絮絮不休。據悉,他們將於九月召開「武林大會」,既商議政改方案,也討論「五區總辭」的可能性。不過,無論討論的結果如何,北京從旁觀察,也許已胸有成竹。內地學者概括地說:民主派不成氣候,日後只會更成亂局,對政改問題更適宜以靜制動。

  首先,社民連提出這個方案,最有利的就是社民連,因為他們提出方案時已開列條件,就是其他民主派也要參與,大家都要派人出來「壯士斷臂」,以引導民意,激起民情,然後再經補選重返議會,藉此製造普選的民間壓力。如果這方案得到民主派接受,則顯示社民連的前衛路線得到認同,而在社民連的三名立法會議員中,黃毓民和梁國雄都在上次選舉中得到高票,有把握再度當選,但其他被選中「殉葬」的民主派議員能否重返議會,則未可料。有些內地學者還用「陰謀論」分析,如果「五區總辭」之後,社民連再派人在五區參選,或許還可以增加議席。

  其次,「五區總辭」出台後,民主派開始貌合神離,不少民主派議員均有所保留,但在姿態上卻表示「可以研究」,甚至表示「不介意辭職」。他們面對兩難困局,不研究「五區總辭」方案,肯定被視為「怕死一族」;如果假戲真做,最終可能使自己葬身於浪濤之中。

  此外,即使民主派一致同意「五區總辭」,又會出現怎樣挑選「斷臂壯士」才算公平的問題。要公平,就要大家「均分傷勢」,各自派出人來。但除了民主黨、公民黨和社民連有多名立法會議員之外,其他何秀蘭、馮檢基、李卓人和梁耀忠都是「一人代表」,即他們所代表的政團只有一人在直選議席之中,怎樣安排才算合理?屆時只會爭論不休,而港府和北京則作壁上觀。

  還有,儘管民主派能協調出五名「斷臂壯士」,但親政府陣營如何回應,也是未知之數。對手回應的方法很多,包括不派人參加補選,讓民主派「自己玩」,因為這樣可以虛耗他們的選舉經費和資源,同時削弱補選的效果,還會令市民感到民主派浪費公帑、非理性、不值得支持。對手也可以派二三線人物參選,聲明只是讓新人吸收經驗,以一半力量應戰,花費不多,輸了也無所謂。

  更重要的是,親政府的建制派根本無意搶奪超過三分之二議席,也沒有這個需要。雖然建制派佔領三分之二議席,可以主導並通過政改方案,但這未必是最佳選擇。試想,政府提出的方案肯定不是寬鬆的方案,如果由建制派主導通過,他們就要負起「保主過關」的責任;但如果民主派繼續擁有二十三席,而最後再次由他們否決保守的政改方案,那就會重複二○○五年政改方案被否決的歷史,港府可以順水推舟,把責任全推到民主派身上。

  不妨再從另一角度看,萬一建制派參加補選而取得超過三分之二議席,港府則可以提出一個稍為開放的方案,例如由區議員以簡單多數票的制度互選五名立法會議員,再調整功能組別,同樣增加五名立法會議員。這樣,功能組別的席位將是建制派的天下,而在目前的區議員中,親政府者佔四分之三,如加上委任議員,則更多達五分之四,民主派只佔四分之一左右,簡單多數票的制度將有利於建制派。但因為大部分區議員由直選產生,那就增加了民主成份,比現行制度進步;如獲得通過,建制派連推動政改的歷史榮譽也弄到手中。港府在二○○五年的方案中,一直不肯交代由區議員產生立法會議員的方法,奧妙就在這裏。

  其實,內地學者觀察香港民情,認為香港市民經過幾番折騰後,已歸於現實,加上北京明言二○一二年沒有普選,即使「五區總辭」,但能否刺激起強烈的普選意願,也難逆料。如果民主派有勇無謀,欠缺政治大智慧,北京和港府就更開心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