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世情的金庸(鄭培凱)

與金庸相識有兩個不同的階段,一是讀金庸的武俠小說,作為粉絲讀者,沉湎於他所創造的俠義世界,二是認識金庸的本尊查良鏞先生,成為真正相識的君子之交,體會到什麼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高人境界。
作為粉絲讀者的時間很長,從我初中在台灣讀禁書開始,到我離開美國來香港教書,前前後後有四十年的時間,認識的金庸,只是一個小說家的筆名,熟悉的是他筆下的人物:郭靖、黃蓉、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周伯通、楊過、小龍女、張無忌、令狐冲、任盈盈、趙敏、蕭峰、段譽、韋小寶……一提到金庸,這些想像世界的人物就飛揚跋扈,鮮活地出現在眼前,加入了其他早已鏤刻在心底的另外一批豐碑式的人物,如宋江、林沖、魯智深、曹操、劉備、關羽、諸葛亮、張飛、趙雲、唐僧、孫悟空、豬八戒、西門慶、潘金蓮、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鳳姐……成為我對世情理解的依據。
有時我會想,這五六十年來,兩三代的中國人,在理解人生處境的過程中,是否都與我的經驗類似,有着金庸創造的想像世界,以及其中展現的各種人物性格與道德標準,當作為人處世的參考或表率?是否嚮往郭靖的光明磊落、欣賞黃蓉的聰明黠慧、同情楊過的偏執與固守、仰望小龍女的冰清玉潔、佩服令狐冲的風流灑脫、崇尚蕭峰的義薄雲天、惋惜張無忌的猶豫不決、憎惡歐陽鋒的陰狠毒辣、唾棄岳不群的君子偽善,同時也羨慕任盈盈的一往情深、趙敏的機變百出?對於韋小寶的首鼠兩端、口是心非、見利忘義、陽奉陰違、腳踏兩條船,卻又恪守他自己心目中的江湖道義,時而還想着成人之美,替天(天曉得是什麼樣的「天」)行道,我們生活在當今信念淪喪、利義交征的時代,看盡了世態炎涼,遭遇了身邊遠比韋小寶醜惡的眾生,應該怎麼去評價這樣的人物?金庸的小說提供了現世情態的一面鏡子,無論是仙佛聖賢、豪俠君子、魍魎魑魅、元兇巨憝、懦夫宵小,都在此表露了言行神態與心理情狀,令人讀來,像是閱盡了千古眾生相。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