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大餐 (張曉風)

周末,丈夫和孩子一般會在家,今天湊巧,他們二人都早早就出門去了,我非常快樂,覺得自己可以做一整天單身貴族,太好了!我可以「為所欲為」了。
奇怪,難道家中有他們在,我就是不自由的嗎?嗯,說不上來,身為「兼職家庭主婦」,總覺家中有人時,自己就必須「在線上」,是個必須隨傳隨到、垂手侍立(stand by)的角色。
好了,好了,今天他們二人皆有事走了,我可以好好過我要過的日子了。但是,我又能變出什麼花樣來?「自由」,只不過是我的幻覺罷了。
且慢,這一天,我不算虛度,我發明了「浪子大餐」。浪子吃什麼?應該十分奢華吧!─哈,哈,我暫不宣布,不過,我也常是個愛擺「無一字無來歷」的教授,這典故你去翻新約《聖經》就可以找到了。此浪子名震今古,可不是等閒之輩,倫勃朗還畫過他呢!不過我卻嫌倫勃朗把浪子畫得太老了,是個禿了頭的老浪子。我希望看到個年富力旺、有強大犯罪能力的年輕浪子,太老的浪子,即便回頭是岸,也來不及與老父相擁相抱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