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知多少?(下)(馮應標)

鴉片戰爭至義和團事變這一期(一八四○─一九○○),是華人移居海外的一個高峰期。但義和團所造成的傷害巨大,它不單止是中國近代史一大恥辱,亦給予美加英等西方國家多一個有效的藉口,一則拒絕華人新移民進入,再進一步加強對境內華人的歧視性對待。

義和團事變讓華人雪上加霜
義和團事變至大陸解放的五十年間,是加美移民的冰封期,義和團是近代中國對外關係的低谷點。鴉片戰爭後,洋人源源開入不斷擴大的條約地區,起初由於有教會辦的慈善事工如學校、醫院等,平民對洋人的態度算是不俗的。清廷本身是邊族入主中土,是漢人心目中的外族,本質上與外國人無異,漢人對清廷的容忍,亦暫時延伸到洋人。
但中日甲午戰敗,清廷的積弱便無所遁形,舉國譁然。於是,滿洲人用轉移視線的技倆,炮製了義和團事變,口號便是一石二鳥的「扶清滅洋」!先是民間活動,殺洋人和華人基督徒、毀教堂和洋人民居物業,後升級至出動軍隊,包圍攻打北京外國使館區七星期,而最後清廷在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竟傻到向全世界宣戰,結果八國聯軍打進紫禁城,以清室棄城外逃告終。
就在義和團前約二十年,美加洲際大鐵路建成,華工的利用價值大減,排華政策旋即在一八八二、一八八五年出籠,順利在美加兩國國會通過(雖有少數加國議員發表強烈批評和反對聲音),華人公民權利陸續被剝奪。最先,美國只禁止華工入囗,而加國則向所有華裔新移民徵收高額人頭稅,目的是遏止華人進入,但成效不大,人頭稅只將門限提高,不是關門,不少華工便經加國後門進入美國。
到了一九二三、一九二四年變本加厲,美加全面禁止華人進入,除少數例外,如遊客、商人、外交人員、學生和高級學者如胡適、林語堂、趙元任等知名人士。此時期的美加華人,絕大部分來自閩粵,尤其是珠三角的三邑、四邑,多是低教育程度的農民,只有少量商人,主要生活在美加西岸的華埠中,他們的強項「勞力」便正正是當地洋人要限制的。而上述的高級學者移民,主要來自閩粵以北、有高教育程度的「北方或外省」人,數目上微不足道,亦只局限在美國東岸的象牙塔學府內,對當地洋人影響微乎其微,被歧視的機會較低,故此他們書作中的自身移民經驗,便與絕對大多數的華人有別,畢竟象牙塔與唐人街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義和團事變的不文明程度,讓華人的公眾形象雪上加霜,而敢為華人說項的洋人政客便意興闌珊。在這六十多年的排華歲月中,華人移民加美大減、回流人數大增(一八八六至一九三○年間,華人進出加國的累計數字,分別是九和十四萬,淨出五萬)。但華人社區生命力極強,亦由於有內部遷徙──華人陸續由西岸向東遷,流往平原省份和東岸地區,亦有由偏遠的礦區流向大埠,和加美兩國的對流,各大埠的唐人街不但沒有變成死城,不少更愈來愈興旺。
美國華人整體人口在這期間,一直保持在十萬上下的水平,在一九二○年代起禁入境期,更有回復上升的趨勢。而加國的華人人口雖有反覆,但自一八九○年代起,整體仍是持續上升,期間實增長了兩倍多!這當然是反映出華人人口有自然出生淨增長,但亦有為數不少的非法移民。

移民加美與南洋之別
加國政府資料顯示,一九二○、一九三○年代的十多年是回流高峰期,亦是廣東四邑僑鄉碉樓、洋樓建築和歸僑辦企業的鼎盛期,排華政策當然是主因,但美加當時亦在「經濟大蕭條」的水深火熱中,而國內政局相對較為穩定,部分老華僑便暫且告老還鄉。不幸地隨即而來的日本侵華、國共內戰和解放後的長年動盪,回流不但最終停止,不少人更陸續覓路遷返加美。筆者一九八○年代初首次探訪內子家鄉台山(四邑僑鄉),便發覺絕大部分華僑的洋樓,已荒棄了近半個世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