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中的火鳳凰──巴黎聖母院的小故事(林鳴崗)

四月十六日早上一覺醒來,突然一個驚天消息令我目瞪口呆,我的第一個反應:巴黎聖母院又遭到恐怖襲擊了?隨着網路資訊的不斷到來,原來這是一場說不明白的「意外事故」。無論怎樣,望着熊熊大火,隨着巴黎聖母院尖塔的倒塌,我的心都碎了。我無法想像這件事的發生,巴黎聖母院—這是法國人的心臟、法國人的驕傲!如此偉大和美麗的建築物竟然被大火吞噬,怎麼啦?一時無語,眼淚奪眶而出。
我是一九九○年底到巴黎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到羅浮宮朝拜,第二件事就是去畫《巴黎聖母院》,一九九一年底,我就基本完成了第一幅《巴黎聖母院》,但是還是不滿意,第二年秋天同樣的時間,我又去了,我對對象了解更加深刻,色彩、色調、形體把握比較到位了。有一天我在「小橋」上專心寫生,沒想到一場突然到來的大風夾着豆大的冰雹撲面而來。一下子把畫箱和畫具全部摔在路邊上,正在狼狽不堪的時候,一個員警過來,認真地幫我收拾畫具,一支筆、一隻顏色……那是我無法忘記的情節。這張作品我後來又反反覆覆修改,花了很長時間。它一直陪伴着我,即使有人出很高的價格想收藏,我都一一婉拒。
在旅歐近二十年的歲月裏,我接觸最早的一個教堂就是巴黎聖母院,它的奇妙、雄奇、壯麗永遠也無法從我腦海裏揮去。一直到現在,我去一個地方旅遊,總是忘不了去參觀教堂,在我心目中,歐洲的每一座教堂都是一間大學堂,從外觀到內觀,裏裏外外,都充滿智慧的結晶,都是最高心靈之物,它體現人類理想追求的極限,那些精彩絕倫的石雕、木雕、鐵雕、油畫,那怕一堵角落的石頭,無不凝聚着勞動者的智慧和天才。藝術家們永遠充滿着虔誠的、敬畏的心情去完成每一件東西,巧工能匠們的奇思妙想為後世留下了許許多多偉大的藝術品。最為敬佩的是無數先人默默無聞的獻身精神。同樣羅馬的聖彼得大教堂、德國的科隆大教堂、英國的聖保羅大教堂,現在還在興建之中的西班牙的聖家族教堂,都給我留下永遠無法忘懷的美好記憶,它們是大愛、慈祥、和諧人性的體現,琳琅滿目、歎為觀止。它是唯一能夠使人立刻有一點安詳和溫馨之地,也是最高級神性的召喚顯示。自然,如今這些不朽的建築物應該屬於全人類的共同文化和精神的遺產。

永恆的心靈之塔
於是,我畫了不少巴黎聖母院的作品,前前後後,包括:鉛筆畫速寫、鋼筆速寫、油畫寫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