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星馬港台四地民主機制  ——從新加坡大選一面倒結果說起 (蕭亭林)

  新加坡在九月十一日的大選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很多人以為對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來說會是一場硬仗,反對黨支持者氣勢洶洶,各主要反對黨也推出不少優質人選,有醫生,有教授,有律師,有企業家等等,沒想到竟然慘敗收場。

  執政黨在勝利後表示感激之餘,黨魁兼總理李顯龍表示「深感謙卑」,他並且提醒剛當選的該黨議員,選民如此強力的委託,意味着「大家要加倍努力服務選民」。這一主動的低姿態在社會上受到民眾普遍的好感。

  反對黨事後當然很多檢討、指責,但包括各方面的輿論,都認為反對黨錯估了形勢,沒有想到行動黨自從上一屆大選成績欠佳之後,過去四年全面總動員,積極走訪基層社區,與民眾建立了更緊密的聯繫,為民眾解答很多政策上不了解的事情,也引導民眾前往一些他們本來不清楚的援助單位。行動黨議員甚至一些部長,在過去四年的形象有了極大的轉變,不再如以往顯得傲慢自大,以精英自居。這樣的改變俘獲了不少沉默民眾的心,這是反對黨和他們網上的支持者沒有察覺的。

 

民主黨黨魁徐順全落選令人惋惜

  反對黨中,令不少人感到惋惜的是因法律問題被禁止參選十四年後,首次披上戰袍的民主黨黨魁徐順全。他從政超過二十年,過去因採取比較衝擊體制、違反禁令的作風,以及誹謗國家領導人等行為,幾度坐牢且遭到巨額罰款而破產。

  他本身是個心理學博士,原本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因從政而被構陷罪名,指他濫用研究經費,遭大學開除。從政路一直不順利,也屢屢遭到惡意抹黑,但他沒有放棄。這次復出政壇,一改過去強硬作風,人們先是在YouTube發現他和家人的相關視頻。這些由當地影片創作者施忠明(Martyn See)和鄭彌彬(Tay Bee Pin)攝製的視頻,反映的是他一家五口居住在當地兩房一廳的狹小公共住房。家人分別用不帶渲染煽情的口吻,娓娓道來生活、教育和政治理念。
他妻子黃智美是台灣人,兩人在美國留學讀博士時相戀結為連理。三個孩子都是在徐進入政壇並開始遭打壓之後陸續出生。徐在視頻中展現多才多藝的本色,不但會談理論、研究政策,更彈得一手好結他,有一副好歌喉,兩個女兒也能彈鋼琴和結他。

  視頻很快在新加坡傳開,他隨後在公開場合做競選演講,口才便給,英語流利,風度翩翩,魅力比起很多行動黨候選人更勝一籌。他和當地國大醫院醫學教授淡馬亞及另兩個夥伴聯袂,但他們選擇的選區對手太強,終究還是敗北,而且是在反對陣營支持率全面被壓低的情況下,以相當難看的百分之三十三得票率落敗,心中失落可想而知。

  很多民眾在這次短暫的競選期間,警覺過去被主流傳媒誤導,需要重新認識他,對他的軟性姿態訴求非常欣賞,也對他以大比數落敗表示同情。

  徐順全一出道就被打壓,可想而知他是李光耀和行動黨非常忌諱的厲害人物。他在落魄時期,積極參與國際民主事務的推動,寫書。據維基百科介紹,他也是國際特赦組織認定的良心犯。

 

星馬港台能否相互借鑑?

  大選過後,有部分評論將新加坡選民恐懼政治巨變的理由,和台灣前年的太陽花學運,以及香港去年的雨傘運動聯繫起來。行動黨支持者確實也有人透過網絡傳播這種「動盪」的畫面,影響了一些年長的保守選民。

  新加坡這場一面倒的選舉結果帶來很多反思,也突顯這個政治實體的獨特性,行動黨在長期執政之後仍能維持一定的制度廉潔——但它很多領域不透明,因此沒有人能百分百認定這點——並繼續受到全民的擁戴。它所引發的問題包括民主制度是否有共同特徵?幾個文化背景接近的政治實體有沒有可以相互借鑑之處?本文選擇對新加坡與鄰近的港台和馬來西亞的民主制度,做一番粗淺的分析,指出一些相同與不同的情況,權當拋磚引玉。

  撇開政治實體的問題,這四個地方都有定期的民主選舉,因此可以歸納為民主制度,也同時實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這是最大的共同點。此外,試簡單分析四地制度的優缺點。

一、新加坡

  優點:政治環境單純穩定,極少政治八卦和口水戰。政府推動政策順暢,沒有政治障礙,輿論不滿通常不能形成阻礙,重大決策快速,政策可以持久。全民強制投票,反映完整民意。執政黨若一心為民,這個制度非常有利。若存心不良,人民就毫無反抗餘地,甚至會看不出官方的「陰謀」。

  缺點:雖然有民主選舉,但缺少民主政體所應伴隨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大學和知識分子無法暢所欲言,民眾在公共事務中得不到參考的專業意見。政府很多數據不公開,民間無從自行研究。司法在政治事務中也往往有顯著的偏向執政黨領袖。國會長期由執政黨壟斷,議員受制於黨內條規,無法自由表決。

  換言之,議會貫徹的是黨的意志,而非直接而多元的民意。黨國體制逐漸牢固,白色恐怖陰影仍在,不利其他領域的自主發展。

  官方決策出現偏差,沒有他黨或自由言論機制糾錯,會出現偏移。例子是家庭計劃,推行過頭導致後來生育率持續偏低。

二、馬來西亞

  優點:安瓦爾(安華)事件之後,多元政黨相對之下實力比較平均,有一定相互制衡能力。由於政治比較寬鬆,有足夠自由度讓各種族可發展自身教育與文化事業。言論也相對自由,政策出現偏差可以及時被指出,因此社會對公共事務警覺程度高。新聞自由受制,但仍允許一定幅度的批判,對政治制度能起到糾正作用。傳統王權受到法律制約,極少對政黨政治造成牽絆。

  缺點:執政黨長期採納種族主義、偏向一族的失衡國策。種族主義沒有受到壓制,成為政治工具,不時成為政治與社會動盪的根源。國會議席比例與選區劃分失衡,東馬逐漸成為左右全國政治的因素。政黨沒有強烈的廉潔意識,腐敗長期存在高層,影響政治公信力。

三、台灣

  優點:政治民主化充分落實,各領域自由度足夠煥發創意。中央政府三權分立(雖然制度上台灣仍沿襲五權體制,但監察與考試二權對實際民主影響微小)、權力制衡得到貫徹。「六都改制」後,地方自治權限提升,有助於改進資源分配不均現象。

  缺點:新聞與言論自由遭濫用、政治人物不負責任甚至懦弱無能,都頻頻遭到詬病,但這都不屬於民主制度的內涵,需要的是公眾的自覺監督與改進。

四、香港

  優點:雖然行政長官未經普選,但議會自由度夠,代表性充分,言論與新聞自由空間大。司法、立法和行政權分立,公共行政相對獨立。廉政公署角色清晰,十分專業,對民主體制的有效運作幫助極大。社會自由,文化藝術發展空間大。

  缺點:政治越來越依附中國大陸,自由度挑戰大。行政長官遴選制度有待最後確定,這將影響權力來源及民主後續演變。

 

社會現象把民主污名化

  作為制度本身的研究,很多社會現象往往讓民主制度背了黑鍋,遭到污名化。

  例如港台和馬來西亞示威,會被新加坡行動黨支持者視為「動亂」,影響穩定與造成政府執政的困境。

  示威當然是民主的一環,屬於自由表達權,而且在政黨政治陷入勾結或者黑箱的時候——這現象在不成熟的民主社會相當普遍——示威權是唯一直接傳達民眾心聲的手法,必須維護。

  然而台灣太陽花學運衝擊政府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辦公建築物,甚至損毀和盜取公物,就完全不能視為民主制度的產物,相反是對民主制度的破壞。

  另外,政治人物鼓動示威也是開放社會的自然現象,但是鼓動的理據是否充分?合不合乎社會議題的邏輯與需要?這些都需要媒體給予完整而充分的報道

 

傳媒公信力的問題

  台港都不乏興風作浪、以立場取向主導的媒體,這當然是新聞自由的連帶代價,但新聞業在社會的公信力,需要從業者和老闆互相去平衡,台灣新聞業形象沒落及走向負面,與媒體數量氾濫、節目及內容失去專業操守有直接關係。

  但另一方面,缺乏新聞自由的媒體也無從建立公信力。新加坡在無國界記者組織的二○一五年最新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在一百八十個國家中排名一百五十三,比二○一四年再低三位,是十幾年來最低的排位。但對熱愛各種世界排名的該國政府來說,這屬於無意義的排名,不可能在當地媒體出現。

  官方全面掌控該國所有紙媒和電視電台等傳統媒體,新聞報道在政治取向方面明顯傾斜。網絡媒體興起後,民眾普遍得到與以往不同的訊息,相當一些人深感受蒙蔽和誤導,加上新媒體的廣泛覆蓋,遂毅然捨棄官媒,成為近年受眾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官方對新聞自由的鉗制也包括學術界涉及政治的言論,逾越尺度的學者很難在主流機構生存。

 

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思考

  言論與新聞自由是民主制度是否健全的重要風向標,在這方面,新加坡與台灣恰好是兩個極端。

  新加坡需要的是更開放與獨立自主的學術和新聞界,而這在強勢政府的管控環境下只能依靠業者一點一點的乞求,不能視為制度的一環。台灣則需要業界的自律和受眾的制衡,民眾對政治新聞若只從黨派立場出發去思考,而繼續不問是非,新聞媒體就不會認真做出專業客觀的內容。

  相比之下,香港傳媒百花齊放,輿論雖然各有立場,但勝在能相互抵銷影響,傳統媒體也一直有堅持中立的工作人員,真相有較大的呈現空間。網絡新聞媒體近年來蓬勃發展,也在某個程度上幫助擴大民主機制的健康運行。

  馬來西亞新聞界因語言的多元化,新聞媒體各有擁躉,也各有重點關心的層面,大致對於政治都能採取中立與就事論事的批判立場。但其中不乏民族主義激進立場媒體,以誤導和鼓動方式影響不同族群的關係,如果長期不受控,將是破壞民主制度的隱憂。

  民主是人類至今建立的最不壞的政治制度,但怎樣使它更健全,需要制度內所有的人群共同去身體力行,民主其實很脆弱,能發展成形,也能消失無蹤。

 

leehinlung

李顯龍在人民行動黨取得勝利後接受支持者祝賀。他勝選後主動的低姿態在社會上博得民眾普遍的好感。(明報資料室)

 

(作者是台灣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