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文革對香港的影響 (石鎮)

中國文化大革命發生至今剛好五十周年,邇來坊間多有談論文革的文章,惟着眼點多在對中國共產黨及國人的影響,其實文革對香港的影響亦不少,卻鮮見有人論及,筆者不揣冒昧,就此點談談自己的淺見,以作拋磚引玉。
文化大革命一開始便聲勢浩大,席捲全國,令一般香港人既惶恐不安又摸不着頭腦,不知大陸搞什麼。及至將劉少奇及鄧小平拉下馬後,都認為這只是一場奪權運動,因此部分人便抱着隔岸觀火的心情,繼續「馬照跑、舞照跳」。但部分在解放後才移居香港的人,心情卻與土生土長者大不一樣,一來他們有親戚甚至父母仍在內地生活,情況比較了解,甚至因出身問題,親人被紅衛兵揪鬥,其焦慮擔心之情可想而知;二來部分人甚至在國內生活時已經歷過政治鬥爭的殘酷,眼看國內的亂象,不寒而慄,更加堅定他們紮根香港的思想。
香港傳統左派人士,長期受港英打壓,對港英政府怨恨甚深,國內紅衛兵「造反有理」的精神,對年輕的左派有極大的鼓舞作用。而各左派單位的領導人,惟恐被上級領導認為是落後分子,調回國內批鬥,在香港單位內也開始實行極左的那一套:學習毛澤東思想、批鬥「落後」的學生、員工。
左派學校在這方面就更加突出,除了將課本上凡有古詩詞的課文改教毛澤東詩詞、凡有古文的課文改學「老三篇」外,還要圍剿式的批鬥「落後」的學生,所有同學都要對「落後」學生進行批鬥,必須人人過關。前面的同學可能還可以找到點「事實根據」,輪到後面批鬥的同學,幾乎全部都是莫須有,因為「落後學生」的缺點,已被前面的同學罵光了,後面的只能「自由創作」。六十年代香港中學成立文社蔚然成風,這股風也吹進了左派學校,但文革一開始,所有左派學校對文社成員全面打擊,天天「照肺」,要文社立即關閉,否則畢業班學生不准參加畢業試,未畢業的不准參加期終試,非常強蠻粗暴。學校認為這些學生都是異己,背着學校另搞小團體。

六七暴動宣傳毛思想成敗筆
左派單位開始播放革命歌曲,國貨公司成立售賣毛著專櫃、左派工會也開始成立學習毛選小組,從各方面灌輸「革命思想」,隨後一年的「反英抗暴」鬥爭,這些學習毛選的積極分子,順理成章成為鬥爭的積極分子,走在鬥爭的最前線。
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因加價五仙,發生了一場騷亂,左派全面偃旗息鼓,左派學校並告誡學生不得參與。直至年底澳門發生「一二三事件」,澳門左派藉澳葡政府干預一宗擴校事件,掀起一場鬥爭,最後左派取得鬥爭勝利,澳督簽下認罪書,此事大為鼓舞香港左派,事後派了很多人去學習,澳門左派號稱三條半毛語錄便鬥贏澳葡政府,使深受鼓舞的香港左派,誤以為毛澤東思想真的是戰無不勝,磨拳擦掌,也想在香港鬥贏港英政府,於是香港左派單位便開始張貼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海報。
澳門左派鬥爭的勝利,使國內及香港的極左分子衝昏了頭腦,他們下決心要鬥垮港英政府,終於藉港英政府暴力鎮壓新蒲崗香港人造膠花廠因勞資糾紛,在廠外靜坐要求復工的工人,而掀起了一場波瀾壯闊的鬥爭。這場左派稱為「反英抗暴」的鬥爭,是香港歷史上影響最深遠的事件,參加者均手持《毛主席語錄》、胸掛毛澤東像章,最初尚提出為工人爭取利益、激發民族感情的口號,得到很多低下層市民支持。但到鬥爭的中後期卻將鬥爭的目的改為宣傳毛澤東思想,這是這場鬥爭的一着敗筆,不但與群眾利益無關,且香港市民有很多在國內受過毛澤東政策的迫害,此舉無異迫走群眾,加上策略錯誤,大擺真假炸彈陣,使群眾改為支持港英政府,引致鬥爭最終失敗。
當年香港毫無社會保障,社會矛盾尖銳,六十年代英國有位社會學家來香港調研,事後認為香港如同坐在一個火藥桶上。工人毫無權益保障,除了新春初一至初三放無薪假之外,全年無休。如果鬥爭一直堅持為工人爭取權益,如果不是提出要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的要求,這場鬥爭誰勝誰負,今天還很難下結論。鬥爭中後期的策略改變,完全是受文革影響。

對國家第一次產生疏離感
文化大革命發生之後,由於左派工會的工作方向由關心群眾、幫助群眾,改為宣傳毛澤東思想,嚴重脫離群眾,在香港成為一個「獨立王國」,左右派更加涇渭分明,很多群眾視左派人士為異類分子。香港左派報章受文革的影響就更加嚴重了,宣傳手法完全照搬「四人幫」那一套,明明國家經濟已因文革而瀕臨崩潰,還天天唱讚歌;明明內地親友不時需要香港親戚接濟,還宣傳國內人民生活在甜水裏,資本主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種愚民政策只能蒙騙國內同胞,騙不了香港同胞,最後連很多傳統左派人士都不看左報,認為與右報一樣都是「造謠報」。原本左派電影公司盛極一時,文革之後,政策一改,所拍的影片全是國內那一套,最終影片拍完只給導演及演員看。
因文化大革命,香港一般群眾對國家第一次產生疏離感,很多在新中國成立後才移居香港的市民,原先都存有過客的心態,文革之後,都改為紮根香港了。其對香港「愛國陣營」影響就更深遠了,七十年代幾乎一蹶不振。一九八一年六月中共中央在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文件,文件將文革定性為浩劫,相信不但國內同胞深以為然,香港左派人士亦深有同感。

(作者是香港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