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事務換人 垂直指揮更清晰(劉銳紹)

最近政壇的大新聞,莫如港澳事務辦公室換人─張曉明被降為副主任,由全國政協副主席、秘書長夏寶龍接替。這是繼前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後另一個高官被調位置,自然引起更多猜測。
張曉明被降職,是跟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被免職的新聞一起發布的。最明顯的效果是,用湖北疫情的焦點蓋過張曉明被降職的新聞,以免引起更大的反響和揣測──林鄭月娥的位置保得住嗎?這是分散焦點、轉移視線、減少震動的方法。
不過,張曉明被降職,但沒有被降級。官方宣布他降職時,刻意放出他仍是正部級官員的消息。在中國政治文化裏,這種「降職」不是嚴厲的處罰,而是一種以觀後效的慣常做法。
類似的例子很多。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鐵道部部長丁關根,因事故頻仍而辭職,但很快就被安排到計劃委員會當副主任,後來還官至政治局委員。「沙士」期間的北京市長孟學農,因抗疫不力而被「貶」到「南水北調辦公室」,不久又調任山西省長。還有環保局局長解振華,因為松花江大污染,引起中俄外交風波,但他「引咎辭職」後被安排到發展改革委員會,成為第十一名副主任(內地部門一般只有四名副主任)。上述官員被免職時,均保留正部級待遇。
這類例子不勝枚舉,「毒奶粉」事件、四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誰人被真正問責?可見,張曉明保留正部級地位,不排除他還可以東山再起。

「承責文化」的體現
內地官場人士分析,張曉明被降職是「承責文化」的體現,這與外界理解的「問責文化」性質不同。「承責文化」有兩個內涵:一、張曉明應該承擔任內工作不符合中央要求的責任(注意:不是港人的要求)。二、他同時要承擔中央治港政策失誤而引起負面效果的責任。這是中國數千年以來的官場習性,至今無大變化。
具體而言,外界認為王志民和張曉明處理「反修例風波」和區議會選舉效果甚差,增加中央治港的困難,才被「處理」。有些良好願望更認為,中央看到港人高度反彈,於是揮淚斬馬謖,藉以撫慰港人。也許,這些都有點戲劇化。
在中國官場裏,尤其在習近平的高度統一之下,難以想像地方政策跟中央政策不一致(指政治方面),甚至對着幹;頂多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和「擦邊球」花招(指政治以外的事情)。更多出現的是「加碼派」,上有好者,下有甚焉,在中央精神和政策之下過猶不及,唯恐失之。我稱之為「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王志民、張曉明以至林鄭月娥,都是這類「加碼派」。
但話說回來,沒有上級的強硬政策和(在位時)的力撐,他們會這樣一往無前,誓死追隨嗎?中國古往今來,經常出現以權位、利益換忠誠的管治文化,主導着官場的遊戲規則。而張曉明這次既要承擔執行中的個人責任,也承擔了上級決策失誤的責任,日後捲土重來,不是沒有可能的。
況且,張曉明仍留下來當副主任,負責日常工作。這說明兩點:其一,在實務上,在「細作」(內地術語,指具體、細緻的工作,不是奸細的工作)上,北京仍需要他。張曉明一九八五年法律系畢業後進入港澳辦,曾是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秘書,大半生工作都與港澳有關,港澳人脈關係密切。這有利有不利,關鍵視乎中央怎樣看待。
不過,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同時兼任港澳辦副主任。張、駱、傅三人同屬正部級,同級同職,理論上權力平衡,但已反映張曉明有實職而無實權了。
其二,夏寶龍新上任,對港澳事務不熟悉,才需要張曉明留下來處理實務。這跟駱惠寧突然成為香港中聯辦主任的背景十分相似。這就更方便中央垂直指揮。

如今管得更清晰而已
駱惠寧由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轉到香港第一線,夏寶龍過去同樣對港澳事務交集不多,可以說不熟悉。而且,兩人均是過了退休年齡,跟着退到全國政協和全國人大(一般被視為閒職或名譽性職務),突然又被習近平安排到利益關鍵的港澳事務第一線。
這樣的效果非常明顯。因為兩人不熟悉港澳事務,只能而且更會完全地聽命於中央,不會(至少暫時不會)出現滲入私貨的情況。此外,兩人都知道,他們的「政治第二春」是中央(尤其是習近平)給予的,將會更竭盡忠誠。
由此得到的結論是,這次人事調動反映北京加強管治香港的體系,愈來愈是垂直管理,減少中間「阻滯環節」。所謂「阻滯環節」,有些是滲入私貨,有些是添磚加瓦,在些則是因應香港實際情況而減輕中央的左傾政策(但這類不多),不一而足。所以,治港架構是否「升格」並無意義,因為一向都是「中央直接管」,如今管得更清晰而已。
所以,日後的觀察重點應該放在北京的治港政策,而不單純是人事調動,更不能着重某人的施政特點,因為中國政治是沒有個性的,誰都要執行中央的指示。夏寶龍是習近平政策的忠實支持者(習在浙江當省委書記,夏是副書記),大拆教堂和十字架(有不完全的統計,他在浙江任內一共拆了一千五百個十字架),拘捕維權律師。假如日後的治港政策繼續「經濟鬆,政治緊」,夏寶龍和駱惠寧將一如既住,按習慣行事。
夏寶龍和駱惠寧「老樹逢春,壯心未已」,還有另一種銜枚疾走、水到渠成的微妙作用。他們六十五歲退休後,如今又從二線再上前線,說明退休年齡的框架已逐步打破(在內地,這類例子近年愈來愈多),這有利於在二○二二年中共「二十大」時已屆六十九歲的習近平繼續留任。

林鄭的去留不重要
至於外界很關心的林鄭去向,也有不同的估計。有人猜度,她可能隨王志民、張曉明之後下台。有人猜度,從實際工作上(尤其是眼前的疫情),北京仍需要她留下來;況且,一下子找不到人願意背她的黑鑊(這問題在北京眼中不是最重要的),中央也不想出現「骨牌效應」。各種猜想,莫衷一是。
其實,中國的人事任免,多是「逐個計數」的。且看王志民被調到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當副院長,完全離開港澳工作,境況就跟張曉明不同了,正是各有前因。在中國官場,任免主要考慮的是人選的「可用程度」。用官話解釋,這是其個人的能力、品格、操守、處事作風、人際關係等;但從實用角度看,這包括兩個因素,一是利用價值,二是什麼時候任用和什麼時候棄用,才符合上級的最大利益。
所以,林鄭的去留不重要(當然她早退為佳),重點是北京的治港政策會否由緊變鬆?否則,誰當特首也是一樣。且看駱惠寧來時,不是有人猜想,他的態度比王志民溫和,可能預示日後寬鬆。但今天如何呢?夏寶龍上台後,又將會如何呢?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