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顯祖與莎士比亞 (鄭培凱)

一般人都知道,湯顯祖(一五五○—一六一六)是明代最傑出的戲劇家、文學家,甚至作為中國文化的一面光燦奪目的旗幟,比擬英國的莎士比亞(一五六四—一六一六)。一六一六年,東西方這兩位同為編劇的大文豪,連同西班牙的塞萬提斯(一五四七—一六一六),在同一年逝世,當屬歷史的偶然。然而,這個歷史偶然性,還是留給後人無限的想像空間,使我們在四百年後帶景仰的心情,共同紀念他們對人類文化的貢獻。
湯顯祖的《臨川四夢》(又稱《玉茗四夢》),是《紫釵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四部長篇劇作,在晚明時期已經膾炙人口,成為戲劇文學的經典,而且在戲曲舞台上歷演不衰,家喻戶曉,一直活躍到今天。特別是其中的《牡丹亭》,在中國各個劇種都很風行,以不同的演出形式得以呈現,影響巨大。但是,湯顯祖不僅僅只是戲劇家,他出類拔萃的精彩詩文,以及他能夠創作出不朽劇作的思想文化背景,世人所知就比較有限。一般而言,了解作品背後的時代背景,知道作者的創作動機與創作思維脈絡,並不能完全解釋作品的藝術成就,但是,了解不朽經典作品的作者、時代精神及其創作的過程,卻可以讓我們更深刻理解,經典文本的構成富有多層次的意涵,並且從中窺知,文本表面的文字藝術可以如此煥發姿彩,是因為其中凝聚了藝術傳統的底蘊,潛藏深厚的文化意義,有待我們發掘,從中發現多元多樣的人性追求。這也就是為什麼,人們總是驚歎,欣賞經典作品,能夠得到超越時代的精神啟發,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讓我們審視自己的生存意義。
湯顯祖出身於江西撫州臨川的富裕家庭,從小就拜在陽明學大師羅汝芳門下,深信陽明學以「致良知」趨近聖賢之道,肯定「赤子良心」的自我本體,要「解纜放帆」,順應自然,追求真理。他堅持自己的信念,對真善美再三致意,做人要做堂堂正正的人,做官要做清正廉潔的官,寫文章要寫文采藻麗的文章,寫劇本要寫撼人心弦的劇本。他的一生跟他的劇本一樣,見證了人世間齷齪的現實,同時也展示了至情至性的理想,通過霍小玉、杜麗娘、淳于棼、盧生的生命歷程,讓我們體會了人生可能經歷的悲歡離合,思考既然浮生若夢,如何才能掌握生存的意義。
相比於莎士比亞的劇本,湯顯祖的劇作數量較少,故事述與人物呈現的方式比較單一,但是,文人傳統的抒情性較強,人物的內心世界都化作優美的詩篇,關注真理與至情的展現,完全對應了湯顯祖本人的生命歷程。在詩文創作方面,湯顯祖的產量與成就,當然超過莎士比亞,是有待學界研究開發的一片天地。在湯公與莎翁逝世四百周年之際,回顧東西方文化的發展進程,或許可以說,莎士比亞繼承了文藝復興的探索精神,是伊麗莎白時代的職業劇作家,文思如夏日盛放的玫瑰,是天才型的文豪兼伶人,展示了西方文明開始綻放的異彩;湯顯祖是晚明士大夫追尋高尚境界的君子,承繼了中國文人傳統的清雅高標,正如他在自己書齋前植種的玉茗飄香,畢生經營「為己之學」,是身兼儒釋道精神的文化人,同時又是天才型的詩人兼劇作家。
四個世紀過去了,湯公與莎翁的形象卻越發高大,成為人類思索生存意義、追求美好理想的象徵與源泉,值得我們慶幸,也值得深思。生命有限,政治更是短暫,只有文化與藝術才能不朽。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