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病識感(苗延琼)

幾年前,我有一個病人Ken,他是一個很負責任和勤奮工作的腸胃科醫生,有一天,Ken 到了我的診所。原來上司不讓他上班,不能幹他熱愛的臨床工作,感到又羞愧又憤怒。

「醫生,部門的人都針對我!他們每個人都不懷好意!」Ken 對我說。

「為什麼你這樣說呢?」我問他。

「他們把病人當成實驗對象,在病人身上試用一些有爭議性的治療。病人和他們的家人統統都被蒙在鼓裏!當他們發現我知道這個詭計和勾當後,就千方百計地去迫害我!」Ken 氣忿難平的說。

「竟然有這些事?」我吃驚地回應。

「他們知道被我洞識了,就篡改病歷。更離譜的是,他們反口惡意批評我的醫療技術有問題。」Ken 越說越激動。

後來我從Ken 身上知道,他的部門主管已經為了Ken,召開了幾次會議。最後不得不請Ken看醫生,放病假。

我好不容易才能把Ken 的大致情況弄清楚,因為Ken 堅持不要家人提供資料。我根據臨床診斷,Ken 應該患上妄想型的思覺失調。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