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公凱的筆墨視野 (季玉年)

第一次見潘公凱先生,是一位業界資深的學長推薦認識的。和他聊天,他才華洋溢,學問、視野寬廣,令我十分佩服。雖然曾連續在中國兩所十分重要的美術學院擔任院長—中國美術學院(一九九六—二○○一)及中央美術學院(二○○一—二○一四)—長達十八年,對中國當代藝術教育帶來很大貢獻。其父潘天壽又是二十世紀具有影響力的大藝術家,但他態度和藹可親,沒有一副道貌岸然大學問家的樣子。他兼容並蓄,說話有一種讓人信服的能力,能夠深入淺出把複雜的美學、美史、各大流派的理論以平易近人的語言,有條不紊地表達出他的觀點。認識他後,我拜讀他的著作,也親身到美術館現場看他的作品,參加研討會聽各學者評論他的藝術。這兩年的無數次聚會、輕鬆的聊天已足夠對我產生始料未及的深遠影響,引領我樂此不疲地研究中國筆墨的發展史和思考他所發表的理論。

士先器識而後文藝
作為一位著名的美術教育家、理論家和藝術家,潘公凱並沒有因盛名已久的父親帶來任何壓力。在他的記憶裏,父親平實古樸,忠直坦誠,豁達仁厚,說話不多而律己甚嚴。父親很忙而自己又是學西畫,自小和父親交流不多,但父母親相濡以沫的相處留給他一個很美好的回憶。與他相處久了,我感覺到他秉承了父親優秀的品格。他認真務實地做好每一件事,在兩大美院位居院長多年,他作出的貢獻良多。如二○○一年,他就任於中央美術學院時,在校學生大概六百七十人,但由於他的新思維和不停擴建新學系,離任時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和留學生已達到五千五百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