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好事不容易做好?(曹景行)

《明報月刊》五十年了,可喜可賀。
近日整理五六十年前周作人《知堂回想錄》在香港出版的史料,從上一代人的通信中,很可以感受到彼時香港的動盪氣氛。大陸文化大革命已經開始,北京中樞部門極左勢力的影響擴及香港,社會衝突加劇,媒體經營艱難,《明報月刊》也就在那樣的時局中創辦問世了。
時至今日,中國的兩岸三地及世界都變化甚巨,《明報月刊》卻沒怎麼變,依然保持沉穩和理性包容,不焦慮也不徬徨,可謂鳳毛麟角。今後不管世道怎麼變下去,《明報月刊》還是會有自立的根基,因為讀者需要。這是好事,但好事從來都不容易做好。

Youbike與摩拜單車
筆者同上海東方衛視及台灣中天電視合作的電視節目《雙城記》開播已經七年,其間不止一次向大陸觀眾介紹過台北市的公共單車Youbike(又稱微笑單車)。帶着橙色微笑圖案的Youbike已經成為台北的城市標誌,帶動了市民騎單車出行的綠色風潮,如今不僅擴展到島內的其他城鎮,甚至還發展到了對岸福建的泉州。
大陸比較成功的城市公共單車要數浙江杭州,但還是不能像台北那樣不再需要政府資助。據報道,過去八年杭州市政府建了三千五百多個停車點,投入八九萬輛單車,總共補貼了幾個億的人民幣;儘管有廣告等收入,去年仍然虧損五百萬元人民幣。上海一些地區幾年前也開始發展公共單車,但都只能在自己區內借還、騎行,作用有限。北京地盤更大,公共單車一直推廣不開,屢試屢敗。
在《雙城記》以往節目的討論中,兩岸嘉賓都認為上海、北京規模太大,沒辦法像台北、杭州那樣建起全市範圍的借車、還車系統,因為那需要數以萬計的停車點和十幾二十萬根電子樁,需要龐大的土地、資金和管理系統。但在近期一個討論城市公共單車的節目中,情況有了很大變化,因為上海、北京等地最近出現了概念上超越台北Youbike的「摩拜單車」等新型模式。
「摩拜單車」的最大突破是「無樁」,也就是不需要興建固定的停車點和電子樁,並通過手機移動互聯網把運營範圍擴大到全市。專門設計的摩拜單車在車鎖上面安裝了含有GPS定位的電子系統,並把每輛單車都連接到互聯網。使用者可以通過手機預訂離自己最近的單車,然後前往停車地點,用手機掃描車上的二維碼開鎖。用完後把車放在街頭任何允許停放單車的地方,鎖上車鎖就停止計費。系統還會通過手機告訴你騎行了多少公里,減少了多少碳排放,身體消耗了多少卡路里。
顯然,無樁的「摩拜單車」技術上要比台北的Youbike更勝一籌,有可能解決中國超大城市建立一體化公共單車體系的難題,真是一件大好事。一時間,上海等地年輕人中出現騎乘橙紅色摩拜單車為時髦的風尚,數億美元的投資資金已經進入公共單車領域的幾家主要開發公司,彼此間競爭激烈,目前還難分高下。他們都不知道何時能夠收回投資,卻都着眼未來極為龐大的全國市場以及綠色出行的社會意義。

少數人的缺德行為增加經營成本
只是好事多磨,這種新型公共單車上路沒多久,問題就接踵而來,有的在原先預料之中,有的則在預料之外。城市公共單車較高的損壞率,一直是困擾各地經營者的老問題,美國紐約市花旗銀行開發的藍色單車就因為維修成本太高,一度差點停擺。「摩拜單車」為此專門設計和製造外形美觀的高品質單車,特別結實,無鏈條、實心輪胎、不能拆卸的固定車鈴、鎂鋁合金的五軸輪圈和車身,成本高達每輛人民幣三千元。但今夏推出後的第一個季度,仍然約有一百五十輛遭受人為破壞。
跟着而來的是越來越多使用者的「不良體驗」,尤其是抱怨找不到預訂的單車;或許有人為了保證自己用車,故意把車停放在別人找不到的地方。上海一家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就曾告訴我,他接連三次都找不到預訂好的摩拜單車。還有一些使用者在街頭胡亂停車,招致城管部門用車載走查扣,公司不得不花錢贖回。
「摩拜單車」希望通過客戶舉報,扣罰違規使用者信用分數,增加他們的用車成本。但對一些根本沒有道德底線的人來說,似乎不能起作用。有人借用單車後嚴重違反交通規則,闖紅燈或逆行,被交通警察扣車罰款,他們竟然棄車逃跑,並馬上取消公共單車賬號,取出押金,然後又可用別的名字登記新賬號進入系統。結果,被交警扣查的摩拜單車數量增加,公司卻無法迫使違法者承擔責任。另外,還有某些在地鐵站外攬客的黑車司機,因為不滿公共單車搶走了他們的生意,用顏料把摩拜單車上的二維碼塗黑。
所以,比較一下台北與上海公共單車的狀況,上海可以在技術和創意上面後來居上,但台北Youbike的成功不只靠技術和投資,更靠市民文明道德和市政管理水準來保證它的順利運作。上海「摩拜單車」今後或許可以想出新的辦法來對付違規者,但也因為少數使用者的缺德行為,增加不必要的經營成本。
同樣,上個世紀曾有千萬單車大軍的上海、北京今天要推廣綠色出行,卻發覺適合安全騎行的道路已經很少。許多本來劃出的慢車道不是被機動車侵佔,就是被快速行駛的電力助動車擠滿,以致把騎單車的逼上人行道,威脅行人的安全。道路問題不解決,公共單車就不可能迅速全面推廣,摩拜單車這樣的開拓者要實現規模效益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成本。

荒唐可笑的專項基金
好事不容易做好,這樣的事情在今天的中國何止公共單車一項?江蘇蘇州日前成立中國首個「扶老人糾紛基金」,原因就在近些年來街頭攙扶跌倒老人會有不少風險,有可能好心沒好報,被老人或老人家屬誣告為肇事者,弄得今天老人跌倒街頭常常無人敢去攙扶,所以才會有這種看起來荒唐可笑的專項基金出現。
最近,國際流行的「分享冰箱」開始在上海「試水」,「個人、企業將多餘的食物分享給他人,在幫助他人的同時又能杜絕食物浪費」。可惜的是,媒體接着就報道兩台剛剛運作的「分享冰箱」已經出現供不應求的異常狀況,「十分鐘食物被掃蕩一空,有人甚至想全打包走」,還有全家上陣來哄搶的──
參加這項活動的志願者說:「主要是有些居民的素質追不上。像外國人就很自覺,需要的來,不需要的不來。」好事難辦還是要辦下去,受累的是管理「分享冰箱」的志願者,現在只能讓領取人提供身份資訊和聯繫方式,但還是有些重複出現的名字。好在主辦方並沒有因此退縮,試點成功後還將進一步推廣。

道德敗壞到沒有底線
好事不容易辦好,類似的例子每天都有,就像下面的報道:「近日,上海宜家傢俬徐匯店貼出告示稱,因中老年相親一族在餐廳展開活動,自帶飲食,大聲喧嘩,並長期佔座,為維護商場經營秩序,從十月五日起實行先就餐有入座的模式。」宜家餐廳本來一直讓顧客自由休息就餐,每星期還有兩天提供免費咖啡,好好一件事情就這樣「黃」了。可笑的是,「宜家這一舉措並沒有阻擋中老年人的步伐,不少中老年人花十元買個麵包,就能在宜家坐上一天──『不會離開這裏去別的地方!』」
就像上面那位志願者指出的,許多好事不容易辦好,問題就出在「素質追不上」。但中國不是素有「禮儀之邦」美名嗎?怎麼弄成這個模樣?原因當然不止一個,有人歸咎於五十年前文化大革命的破壞,有人說是市場經濟導致社會普遍唯利是圖,也有人認為中國人缺乏宗教信仰的約束──應該都有道理。
但以筆者所見,上面這些原因特別集中體現為各級權力和掌權群體的嚴重腐敗和長期虛偽作假,以致道德敗壞到了沒有底線,才是對當今中國社會的最大禍害。諸如軍中數十將領成堆落馬,山西全省「一坨坨」腐敗,遼寧人民代表大面積賄選─都是整體垮塌性的潰爛,也一定造成社會道德的崩潰。所以,從最高層開始認真清除假道學的虛偽、重建道德底線,應該是中國一切事情的根本。否則世風日下,老百姓永遠生活在作惡容易、好事難辦的社會中,能幸福嗎?能有道德心嗎?
行文至此,又看到一條叫人心寒的消息:十月十一日中午上海虹橋機場發生兩架東方航空的客機險些相撞事件,性質極為嚴重;有報道說事發後,機場指揮塔台的當班管制員竟然打電話給涉事機長要求瞞報。真不知過去有多少飛行安全事故被瞞報,如此重要部門的人員做事如此沒有底線,太可怕了!由此想到令計劃這位前任「大內總管」,不就是因為存心欺瞞而東窗事發嗎?今天中國社會病得不輕啊。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