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歷史敷傷  初讀龍應台新作《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顏純鈎)

  繼《親愛的安德烈》與《目送》風靡兩岸三地讀者之後,龍應台在九月初推出她的新作《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這部長篇報告文學將六十年前那一場家國巨變,坐實在平民百姓的苦難歷程裏。歷史車輪以人民的血淚作潤滑劑,歷史豐碑以人民的骨肉為基石,在朝代更迭、成王敗寇的演義之外,民間的血淚慟哭被掩蓋了,龍應台把歷史的傷痕重新找出來,讓我們細心端詳。

  從自己的家族歷史切入,龍應台採訪眾多在生的同代人,其中包括徐立之、朱經武、蔣震、馬英九、白先勇、蕭萬長、瘂弦等等,書寫戰爭中螻蟻一樣的生命。他們備嘗艱辛,為家破人亡的遭遇撕心裂肺,有的捱到頭了,在台灣、香港和海外落腳地生根,繁衍生息,當年那些不足為外人道的遭遇,深埋心裏某一個角落,等候一個有心人的開掘﹔而那些捱不到頭的,家破人亡無消息,他們的故事更無從追尋了。

  歷史進程以億萬黎民的痛苦為代價,而人民的犧牲又被統治者傲慢地遺忘了。在四九年那一場天翻地覆的改變後,失敗者流亡到孤島,偏安一隅苟延政權,勝利者登上天安門,志得意滿雄視天下,到頭來,勝利者並沒有為人民帶來新生,而失敗者在臥薪嘗膽之後,幡然悔悟,回到人民利益高於一切、普世價值才是永恆的起點,政權失而復得。

  如果改朝換代不能為人民帶來新生,那麼誰勝誰敗於民眾又有什麼意義﹖如果政權不斷輪換,而人民的苦難一代代傳下去,那麼統治者又有什麼資格驅使民眾去為他的帝皇寶座獻身﹖以偉大堂皇的理由,感召人民去為主義無償付出,不惜百姓千家萬戶生離死別、凍餒傷痛,到頭來「夢裏依稀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而人民的苦難還是永無止期,這樣的歷史只是統治者的歷史,只是被統治者的悲劇。

  這是一部讓人讀了為之動容、為之心潮起伏的書。這本書的價值在於強調人民的立場、人民的期望、人民的權利。中國人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摸索,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今日,應該有足夠的政治覺醒、足夠的襟懷和眼光,來重新審視自己的歷史,重新建立社會整體的價值觀。只有人民的權利得到充分行使,人民的要求得到充分滿足,這樣的歷史轉折才有意義,這樣的社會才能長治久安,這樣的民族才有前途。

  (作者是香港作家。)


龍應台新作《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