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胡耀邦立碑 (顏純鈎)

  一九七八年是不平凡的年份,當年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是不平凡的一次會議。中國歷史就此轉彎,中國人的命運就此改變,千秋萬代後,如果中華民族有更光明的未來,更燦爛的文化,要細說從頭的話,都得從一九七八年說起,而不是從一九四九年說起。

  現在來看十一屆三中全會,更明白當年那一場仗打得不易,鄧小平還未上場,只能在幕後發揮其影響力,葉劍英主事,陳雲、李先念敲邊鼓,真正在台上打前鋒的,就是胡耀邦。

  為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個今天看來只是常識的命題,當時的改革派與保守派作了正面交鋒。從這裏打開一個缺口,使「偉大領袖」華國鋒地位動搖,於是批判汪東興、清算四人幫、請老鄧出山、為老幹部平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改革派步步進逼,保守派丟盔棄甲。

  沒有鄧小平、葉劍英、陳雲主持大局,胡耀邦固然做不成這件扭轉乾坤的大事,但沒有胡耀邦身先士卒,披荊斬棘,也沒有後來一面倒的大好局面。

  歷史改革的契機來自人民意志的集結,中國人對泛政治社會生活的徹底厭倦,使當時真正體察民意的共產黨人覺悟了,不管是為了救這個黨,還是救這個黨統治下的百姓,總之人民的命運與黨的命運在這個關口上微妙地統一了。而胡耀邦被歷史推到這個位置上,並且以他的赤誠之心,辦了這件解生民於倒懸的大事。

  在共產黨人中,胡耀邦是少數真正摸到民間脈搏的領導人,因此在平反冤假錯案、經濟和文化開放、政治改革、民族政策等方面,胡耀邦都有不少超前的、帶點浪漫色彩的主張。他的很多政見觸怒了既得利益集團,因此後來慢慢變得孤掌難鳴,人民雖站在他的背後,但執掌權柄的最高層卻強敵環伺。今日回顧,胡耀邦是如此英明,如此代表了歷史發展的方向,因此可以說,在某種意義上,他扮演了先知的角色。

  他比另一些共產黨領袖更長遠地看到歷史發展的趨勢,更徹底地將人民利益和黨的利益置於同等地位(如果不是之上的話),更焦灼於政治與經濟背離矛盾的危險,更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

  一個老人有赤子之心,有天降大任的激情,有過人的精力和學習精神,在一個渾沌莫名的年代,以孤身之餘勇,扛起沉重的黑閘,要放億萬中國人到有光明的地方去,而最終他卻被黑閘壓死,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悲劇,是全體中國人的悲劇,是中國歷史的悲劇。

  三十年後往回看,如果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胡耀邦便是總工程師,有了設計師的藍圖,還得有工程師去一磚一瓦建造出來。這位偉大的設計師,拋棄了他最信任的工程師,中國就建造成今日這個模樣,這是不是中國人夢想的美好社會﹖是不是鄧小平原來要建造的理想社會呢﹖

  按胡耀邦更開放的路子來走,中國可避過「六四」一劫,政治改革更快一點,社會矛盾不那麼尖銳,黨內腐敗不會那麼深重,中國的前景會更明朗一些。

  歷史選擇體現人民的意志,但歷史的必然性裏又包含了偶然性,歷史發展的趨勢不可違拗,但發展的軌迹卻又是曲折的。三十年前的一次會議,昭示今日的局面,而今日的局面,又昭示了什麼呢﹖

  不管未來如何,胡耀邦的歷史貢獻都是不可否認的,將來的歷史會還他一個公道,將來的中國人會為他立碑。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