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完成的構想(薛興國)

雖然沒有人預知幾天後古龍就會以令人震撼的方式來結束生命,雖然古龍說那一夜他感到無比的寂寞,雖然我到他家時他正在揮筆書寫「握緊刀鋒」四個令人看了心痛的大字,但從我們交談到曙光大白時,古龍的話題也沒有顯示出一點悲憂的心情。
古龍談的都是歡樂的話題,聊到暢快時,他的笑聲依然是一如往日的爽朗。聊到歡樂時光,自然免不了提到一九七六年楚原拍的《流星.蝴蝶.劍》,古龍還記得,當時有位觀眾還奇怪的問:「怎麼看完電影之後,也沒看出哪一把才是『流星蝴蝶劍』?」
古龍是喜歡看電影的,我當年在台灣《聯合報》寫影評的時候,就時常和他一起上西門町去看電影,看完電影他最喜歡到附近一家牛肉麵館吃一碗牛肉細粉。他還教我不必拘泥於舊日寫影評的方式,試用散文的方式來抒寫,我們那晚就聊起一篇影評用的題目就是古龍起的〈雞.雞肋.雞屁股〉。
古龍曾說,他是看了希治閣的電影之後,萌生以驚慄的形式來創作武俠小說,於是就有了一九七四年在《武俠世界》裏連載的《血鸚鵡》,還標示是「驚魂六記」之一,可惜寫到中途就斷筆了,後來是由寫過《大俠沈勝衣》和《天蠶變》的黃鷹續完。我問古龍還想繼續以驚慄的形式來寫嗎?他只是微笑不語,舉杯而飲。
還有「七種武器」,他只出版了《長生劍》、《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環》、《霸王槍》和《離別》,為何原本打算作為第七種武器的《一口箱子》卻改名為《英雄無淚》來連載並出版?他表示,原本的構思是以一本三個字為題的新武器來作為七種武器的完結篇,才能呼應前六種武器的三個字,所以有機會的話他將會重新構想,沒有機會的話就只好作罷。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