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眠山山路的三次整容 (許世旭)

  我家門前有一座山,叫牛眠山,高約三百米,它的外形似一隻黃牛吃飽了草料而躺著呼呼大睡的樣子,一點都不像虎踞龍蟠。我住的是二十樓,面對黃牛的尖角,只隔二百公尺的空間,樓與山之間常有雨有雲,還有雪有風,按時節飄舞,似乎伸手隨時能觸到它們。

  我和牛眠山結緣已有三十多年之久,我從首爾江北遷到江南來便開始。當時住的地方離牛眠山稍有距離,偶爾前來徘徊,或者爬上山。如果爬到山頂,有自足自樂之感。

  五年前,我終於搬到山口棲息,住在城內,卻少紅塵。只要步出家門,就有幾條山徑,任我選登,路程可遠可近,如果時間不多,僅爬一兩個小時就足夠。

  三十多年來,這條山路大體有過三次整容。我開始登攀這座山是上世紀七十年代,還是鄉土樸實的山路。看來依稀,走來崎嶇的曲折路,如果雨雪霏霏之後,道路必定濕漉漉的,鞋子滿是泥巴,又滑又髒。下山之後,每位登山客都嘀嘀咕咕。不知道何時起,幾位「少俠」隨身夾鍬鎬來,或剷或補,一邊登山一邊修䇯山路,甚是可佩。這是我們登山客主動的義務勞動的結果,也是牛眠山山路第一次的整容。

  踏入八十年代,山路又有不同的變化。隨著經濟發展,山下漸漸公寓林立,而住民漸漸養成健身風氣,攀登的人愈來愈多。區公所為利民起見,開始整修登山路,先把凹凸的山路剷平之後,再用石塊疊砌,或用水泥鋪墊,尤其陡峭的地方便於利用水泥石塊疊成階梯。後來山路有了堅硬的階梯,又好看又方便,年輕的小伙子,可以在山路上蹦蹦跳跳。這是我們登山路開始由官方管治的成果,也是牛眠山山路第二次的整容。

  到九十年代,山路的土階改成石階,而許多環保團體針對石階水泥階強烈的不滿,嚴厲呼籲立即撤換石泥,以維護山路的本質。他們需要的是能夠呼吸氧氣的木頭,結果是由區公所改裝石階為木階,而木材也由區公所供應牛眠山培養的槲櫟樹。區公所花一年的工夫,天天鑿路,天天架設;槲櫟的木階,又堅硬又鬆軟,由灰白改為橙黃,不僅是助人健身,還有一番韻味,跳起來叮叮噹噹,頗有音樂感。這是我們登山路由官方登峰造極的結果,也是牛眠山山路第三次的整容。

  我們正在期待第四次的整容。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