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六親不認」的危機(丁 果)

特朗普在全球貿易戰的烽火中出訪歐洲七天,第一站是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出席北約峰會,隨後走訪英國,最後在芬蘭的赫爾辛基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峰會。這樣的出訪安排就很詭異,因為北約組織與俄羅斯是「死對頭」,而英國則剛從歐盟退出。北約國家擔心,特朗普會在北約峰會上重演加拿大七國峰會的尷尬場景,與盟友鬧得不可開交,然後到赫爾辛基去跟普京「惺惺相惜」;同樣,特朗普攻擊歐盟「跟中國一樣壞」,卻到英國去讚揚其退歐的「偉大」,這對歐盟也是產生難以估量的負面作用。
歐洲盟友本來就感到委屈,他們認為,面對崛起的中國和俄羅斯,美國本來應該在貿易戰中對盟友網開一面,攜手歐盟在智慧財產權等議題上跟中國較量;而在歐洲安全的問題上,美國應該攜手北約國家跟俄羅斯抗衡。誰知道,主張「美國優先」和「單邊主義」的特朗普,把矛頭對準了全世界,也對準了戰後以來命運與共的西方盟友,可謂「六親不認」。

德國是俄羅斯的俘虜?
特朗普的談判模式對誰都一樣。在參加北約峰會時,特朗普拉高了談判籌碼,並把矛頭指向歐洲經濟的中流砥柱—德國。特朗普的目標有三個:第一,逼使德國根據協定交出相當於其本國GDP百分之二的北約防務費用(現在德國只繳百分之一點二);第二,通過在北約費用上敲打德國,讓德國在貿易戰上向美國讓步,尤其是汽車工業;第三,通過羞辱德國,來降低歐盟的信用。
不過,誰也沒有料到,特朗普會從俄羅斯—德國關係的角度來羞辱默克爾。他的理據是,因為德國通過輸氣管購買了俄羅斯數以十億計的能源,所以「德國遭到了俄羅斯的控制」、甚至「是俄羅斯的俘虜」。特朗普並由此進行「邏輯」推理,既然俄德關係如此緊密,那為何還要利用北約防範俄羅斯呢?
在羞辱德國的同時,特朗普再度拿出他的「談判策略」,在七月十一日舉行的峰會上,不僅逼迫所有盟友馬上繳交北約防務費用,不要等到二○二五年,更拋出了要求費用加倍即繳交本國GDP百分之四的建議,讓盟友聽得心驚肉跳、十分錯愕,因為美國也只交了百分之三點五而已。特朗普以為「坐地起價」,其他盟友就會「落地還錢」,願意繳交百分之二。
對於特朗普的挑釁和侮辱,德國總理默克爾做出了反擊。她批評特朗普養尊處優,不懂得當年處於蘇聯黑幕下東德的「傷心往事」,並斬釘截鐵地說:「德國奉行獨立政策,獨立做出決定。」默克爾還提醒特朗普,德國是北約行動中的第二大軍隊供應者,多年來參與和幫助美國的阿富汗戰爭。
當然,北約不是《巴黎氣候協議》,也不是TPP,不由得特朗普說退就退。因為退了北約,不但會讓歐洲出現軍事秩序和防務秩序上的混亂,同時也令美國在歐洲的駐軍優勢消失殆盡,美國在歐洲的影響力也會一落千丈。因此,特朗普在高峰會後的記者招待會上宣布,各國在峰會既達成了依照條例增加軍費的共識,也在會議的共同宣言上簽了字,而宣言內的其中一部分,正是嚴厲抨擊俄羅斯的。
儘管如此,特朗普在北約峰會的頤指氣使,恰恰暴露出他根本不是不願意做世界領袖,而是要做一個霸道的領袖。這種方式,最終還是會讓有尊嚴的北約國家領袖棄美國而去。《紐約時報》的評論已經指出,特朗普的任意妄為,最後會把美國在戰後七十多年間跟盟友建立起來的朋友關係,變成赤裸裸的金錢關係,美國最終會失去他們,而且歐洲會快速地與中國接軌。美國的外交,已經淪喪為「索取保護費」的流氓外交,這是戰後國際秩序崩解重組的一個象徵標誌。

走訪英國的一波三折
特朗普訪問英國可謂一波三折,主要在於英國民意對特朗普的反彈。很有意思的是,特朗普的訪問,竟然走不進英國的首都倫敦。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中辯稱,他因為「逢奧巴馬必反」,所以不會去由這位前總統選址的美國駐英國使館的剪綵儀式;但其實,特朗普不去倫敦,就是要避開民眾大規模的抗議。在特朗普訪問英國之際,民眾放飛一個橘色的特朗普巨嬰氣球作為抗議,同時,數以千計的民眾已經嚴陣以待,準備如影隨形般抗議特朗普。最終,特朗普在推特中也得承認:人們不歡迎他去倫敦。
不過,即使在倫敦西北角的牛津郡參加東道主的宴請,特朗普也沒有放過英國首相文翠珊。他抱怨文翠珊採取的「軟脫歐」政策,與歐盟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並威脅道:「如果英國和歐盟還藕斷絲連,那美國為何要與英國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呢?」特朗普還故意披露,他曾經告訴文翠珊應該如何做(脫歐),但她卻不聽。這種對文翠珊的奚落,無疑是打英國的臉在對文翠珊指手劃腳的同時,特朗普卻高度讚揚剛剛辭去外務大臣的約翰遜,說這位強硬脫歐派是「偉大的人」,將來會成為英國首相。這種對比顯然看出了特朗普的內心,那就是厭惡歐盟這個「和中國一樣壞的人」,非要把歐盟整垮不可。
對英國首相可以蠻橫指責,但對英女王,特朗普還是尊敬有加。不過,在君主立憲的英國,光討好象徵性的女王,而對唐寧街的首相不敬,那就無法實際提升英美關係。
特朗普與盟友的矛盾,正讓美國變得更加孤立。

(作者是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