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習近平的心理戰—談中美貿易戰 (馬 玲)

特朗普真想打貿易戰嗎?未必!
這個久經沙場的商人總統,很會玩弄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的商場詐術,如今他把自己這套老奸巨猾的手法搬到政治領域來,就變成了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謀略」。但他沒想到,美國出牌後,中國這次出奇強硬,不惜場上比拳,你打我一拳,我立刻還拳回去,而且是同樣的力度。幾招打下來,中國不但沒退縮,而且還信誓旦旦放言:「奉陪到底!」
過去,美國一直認為中國是很要面子的國家,中國的性格和心理「含蓄」,關鍵時刻都會「畏懼」美國三分,最後往往是中國讓步。
本來,美國指望關稅恫嚇後中國會出面談判「拿錢消災」,讓貿易戰在美國的控制下消於無形。但是這次不同,不僅表現出不妥協不讓步,居然公開透露根本沒跟美國就此談判,結果讓美國很沒面子,也讓特朗普下不了台。
期間發生了這樣一段插曲:特朗普四月八日突然發推特:「習近平主席和我將永遠是朋友,無論我們的貿易爭端如何。中國將取消貿易壁壘,因為這是正確的做法。稅收將會變為互惠,中美將會在知識產權上達成協議。兩國都會有偉大未來!」
當然,中國更不願打貿易戰。
中國雖然沒有直接對美國退讓,但習近平在四月十日博鰲亞洲論壇二○一八年年會開幕式的主旨演講中提出來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讓人感覺很有針對性,所以有不少解讀認為,這是衝着美國發起的貿易戰而做的姿態。
習近平所言中國改革舉措主要有如下幾點:一、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二、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四、主動擴大進口。他在現場特別強調:「這些對外開放重大舉措,我們將盡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努力讓開放成果盡早惠及中國企業和人民,及早惠及世界各國企業和人民。」
雖然這番演講不能排除習近平與特朗普的呼應,實際上去年的中共「十九大」報告和劉鶴今年初在達沃斯的演講亦透露了類似的改革方向。中國有自己的節奏,在美國的壓力下有所提速也是事實。不可否認,中國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之路,不管美國出於何種居心施壓,其在背後的助推作用也是事實。中國比較絕妙的是:把許多不利最後化成為我所用。

國際秩序主導權之爭
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擔憂,已成了「世界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這次美國拿知識產權和貿易逆差說事,明顯是衝着「中國製造二○二五」來的,顯然是想要拖住中國發展的後腿。
在「中國製造二○二五」的行動綱領裏,中國制定了「三步走」的強國戰略目標:第一步,二○二五年邁入製造強國行列;第二步,二○三五年製造業達到世界製造強國陣營中等水平;第三步,在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進入世界製造強國前列。
不僅「中國製造二○二五」讓美國擔憂,近日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上線開市,讓美國的神經繃得更緊張。因為一旦石油成為人民幣也能交易購買的商品,美元石油霸權將被瓦解,美元地位勢必受到衝擊。美國當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百般阻撓中國是美國的既定國策。如果美國現在不能牽制中國,那麼以後再行遏制將難上加難。
為了安撫美國人的情緒,特朗普表示,美國與中國貿易衝突,有可能會讓美國市場承受一些「痛楚」,但從長遠來看,美國民眾將會因此而獲益。
特朗普在接受電台WABC Radio採訪時,一邊為他上台後美國股市的飛漲驕傲,一邊強調:「我並不是說一點痛苦都不會有,但是股市已經漲了百分之四十和百分之四十二,我們可能會跌一些,但在我們完成任務後,我們的國家會更加強大。」
中國清楚,開打貿易這不是特朗普一個人在戰鬥,而是美國一股有力的風潮在背後作用。二○一七年底,美國相繼出台了《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等報告,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中國被列入美國面臨的「三大主要安全挑戰」之一。習近平就任軍委主席之後,已閱兵三次:一是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二是在朱日和舉行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閱兵,三是今年四月十二日在南海舉行的海軍大閱兵。而且南海大閱兵之後,北京馬上宣布十八日開始進行實彈射擊軍事演習,此舉動遏制台獨震懾美國的意向頗為明顯。
不難看出,這次看似貿易戰的本質是美中兩個大國之間的博弈,投射到更遠一些看,是先行者和後來者的國際秩序主導權之爭。

其他國家的反應
世界顧慮,美中這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彼此惡化的貿易對峙將引發國際市場的巨大動盪,弄不好演變成一場全面貿易戰。
在特朗普表示考慮對中國加徵一千億美元的關稅後,中國呼籲歐盟共同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消息人士透露,歐盟決定尋求以第三方的身份加入美中之間的磋商,而不是與美國一起向中方提出申訴。與此同時,還有消息人士透露,日本已經告知世貿組織,它有意以第三方的身份加入美國對中國提出的盜竊知識產權申訴。顯然,在這一點上日本站在美國一方。
挪威首相埃爾娜.索爾伯格在奧斯陸舉行的保守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言時,對中美貿易對壘亂象評論道:「這是一種很大的悖論:美國似乎成為自由貿易的主要威脅,與此同時,奉行共產主義的中國卻成為自由貿易的首批捍衛國家。全球貿易戰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加劇,是今日世界最不需要的。」中國雖然不接來自挪威首相的話頭,心裏肯定是樂而享之。中國對美國在世界各地表現出來的咄咄逼人態度早有看法,所以要立志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習近平在海南經濟特區成立三十周年之際,發布了涉及這個「特島」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可視作中國向深改革同時也是向世界作出的一個新姿態。

今天的中國不再逆來順受
美國在經濟上針對中國之際,還在外交和軍事上牽制中國。就在美國公布針對中國稅收清單的同一天,美國海軍官網宣布,擁有「羅斯福」號航母的第九艦隊從新加坡馳入南海海域。
當下,美國、日本、印度、澳洲正在構建四邊合作機制,四國代表去年底舉行了首次工作會談,今年一月四國海軍將領舉行了會晤。美國將制衡博弈的範圍從太平洋擴大到印度洋,而南海恰好位於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匯處。上個月,美國「卡爾.文森」號航母高調訪越。美國航母若能得越南峴港相助,即可在南海西邊獲得可靠的軍事支撐點,補齊南海周邊戰略鏈條,以菲律賓、新加坡、澳大利亞、日本,形成對中國的環形包圍之勢。所以近期日本、印度還有中國台灣都在進行軍備,跟隨美國起舞。
中國能源運輸,還繞不開美國控制的馬六甲海峽,泰國南面的克拉運河,已被搞得難以應付。中國目前的實力尚無法把港口勢力延伸到腹地。由此可見,中國面對的形勢是嚴峻的。如果真的打起貿易戰,加之美國在台灣和蔡英文政府配合攪局,在南海周邊製造軍備競賽,世界經濟勢必受影響,中國經濟也勢必受影響。
習近平掌舵中國後,中國政策、外交、軍事、經濟等都出現了大調整,從過去的消極應對、不出頭、韜光養晦變為現在的積極防禦、該出頭時就出頭、有所作為。於是,今天的中國不再扮演逆來順受的角色,開始粉墨登場扮演主角。
中國的亞投行、一帶一路、中非合作論壇等,捲起的一波波浪,不得不讓世界刮目相看。曾經不聽話的小金同志,在與特朗普會面前,率先非正式訪問了北京,期間還大頌朝中傳統友誼,這讓美國很不是滋味,卻讓中國挽回了局面。
此刻,美國又來挑戰,特朗普擺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不吝」勁頭,揮舞三○一大棒(根據針對中國的「三○一調查」結果,宣布對價值約六百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期望像二十多年前嚇住日本並讓日本「失去二十五年」那樣來對付中國,企圖讓中國重蹈日本覆轍。但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習近平這個中國領導人也不是過去領導人的作風。中國在美國挑起的「貿易戰」氛圍下,採取的果斷反制及不給特朗普留情面,其實都是一種心理較量。

不好說誰在心理戰佔上風
中國早就心知肚明,特朗普一系列的花拳繡腿不過是在玩心理戰,中國的「奉陪到底」自然也是在進行心理比拚。既然你美國敢放大招,中國有什麼不敢?中國對美國的殺手鐧,除了大豆飛機,還有龐大的美元債券,假如雙方要背水一戰拚個你死我活,中國的法寶多過美國。
中國最高層或曰習近平的意志,恐怕也建立在如此認識上:中國軟弱一寸,美國會強硬一尺,與其最後中國被擠壓的沒了空間,不如一鼓作氣讓美國放棄幻想面對現實。所以,中國一不做二不休,採取了硬碰硬的對應之道,試圖讓美國撐不住先軟下來,然後自動放棄貿易戰。
這就是心理戰。
當然,現在彼此還在抗衡期間,還不好說誰在心理戰上佔了上風,因為美中鬥法的路會走到哪兒還不確定。這是「白宮的智囊與紅牆的智慧相鬥」,最後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仍需觀察。中國只需持有淡定心理,以自己的不變應美國的萬變,陪着美國把這場貿易大戲唱下去,讓「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的戲碼演出一個結果,就知道最後誰是心理戰的勝者了。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