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斬首行動或改變中東格局(丁 果)

二○二○年剛拉開序幕,中東就險些成為火藥庫。一月三日在特朗普的直接命令下,美軍發起斬首行動,軍方動用無人機發動空襲,在伊拉克境內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Quds Force)司令官蘇萊曼尼(Qassim Soleimani),令世界震驚。其實,一周後才知道,蘇萊曼尼並非是此次斬首行動的唯一目標,同一天,美軍也在葉門對聖城旅負責財務的另一個高級將領夏萊(Abdul Reza Shahlai)進行斬首行動,但以失敗告終。好大喜功的特朗普當然大書特書成功的刺殺,卻對失敗的行動秘而不宣。不過,在兩個國家同時進行斬首行動,也說明白宮的目標不是阻止蘇萊曼尼策劃對美國人的襲擊,而是要徹底癱瘓革命衛隊聖城旅的指揮系統,迫使伊朗重新走回談判桌,與特朗普簽定停止核武的協議。

美伊恩怨三十年
毫無疑問,這次美軍對一個主權國家第三號人物、也是武裝力量最高指揮官的暗殺,是美伊對峙三十年來華盛頓對德黑蘭最嚴重的打擊行動,美伊戰爭的陰影頃刻間籠罩中東。伊朗矢言要進行報復,而美國則大規模在伊拉克和中東增兵,航空母艦戰鬥群已經完成集結,國務院則要求美國公民立即離開出事的國家伊拉克。
美伊真的會開戰嗎?未必。只要回顧一下美伊三十年的紛爭史,就可以尋找到解讀未來的蛛絲馬跡。在一九七九年親美國王巴列維政權被伊斯蘭革命推翻後,旋即發生了大使館人質事件,美伊關係迅速惡化。二○○三年伊朗核危機爆發後,美伊關係變得無法調和。伊拉克戰爭之後,伊朗與美國的較量就在這個代理戰場上持續展開。直到二○一三年,伊朗溫和派總統魯哈尼上台後,執行對美國緩和的政策,並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就伊朗核武器問題通話。二○一五年,美國與盟國等與伊朗達成一籃子協議,伊朗承諾停止核武器計劃換取美國和西方國家對長達幾十年的制裁進行鬆綁。聯合國安理會也在二○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一致通過伊朗協議,美伊雙邊關係獲得改善。但是,特朗普上台後,指責奧巴馬政府的協議等於是給伊朗輸血,並沒有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對此,白宮於二○一八年五月八日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強化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此後,伊朗作為中東什葉派的最大後台,支持黎巴嫩真主黨、葉門武裝力量等勢力,在伊拉克等中東各地與美國及其代理人進行軍事博弈,給美國添了很多的麻煩,直至最近的大使館風波。

特朗普還是一個商人
蘇萊曼尼被刺殺後,全世界都在問:特朗普要改變既定政策,停止撤兵,並重返中東?事實顯然不是如此。特朗普說到底是一個生意人,並不喜好戰爭。他在越戰期間尋找藉口做逃兵,對喬治.布殊發動伊拉克戰爭也持反對立場。特朗普原本的計劃是,在打垮伊斯蘭國組織後,就逐漸從敍利亞和伊拉克撤軍。就在不久前,特朗普在伊朗高調擊落美國無人機,五角大廈已經啟動報復攻擊的時候,突然叫停戰爭,理由是不希望看到數以百計的伊朗人在恐襲中喪生。
那麼,他為何要現在刺殺一個主權國家的軍事領袖?解讀的理由顯然很多且複雜,但最值得關注的是伊拉克臨時政府總理透露的資訊,原來當天蘇萊曼尼到達伊拉克國際機場,是要見他,並傳遞德黑蘭要與沙特和解的重要口信。換句話說,美國的空襲,是殺死了伊拉克和伊朗兩個國家的外交使節,且該使節負有中東和平的使命。如果這不是伊拉克總理為了擺脫干係、避免伊朗報復的藉口,那美國的空襲不但「師出無名」,且有攪局伊朗沙特和平努力的破壞者嫌疑。除上述理由之外,特朗普的斬首行動,至少有如下「特朗普優先」的諸多原因。
首先,自然是轉移國內民眾對彈劾的關注。雖然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不可能贊成彈劾,但是,佩洛西主導的眾議院就是要通過彈劾的程式打擊特朗普的形象。因此,特朗普要通過有限度的軍事行動,強化他政治強人的形象,扭轉選民對彈劾的關注。
其次,當然是要報復伊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並掩飾白宮迄今為止對伊朗的制裁政策沒有太大效果的窘迫。白宮認定,蘇萊曼尼策動了伊拉克抗議者衝擊美國大使館的行動。當年奧巴馬和希拉莉就是在美國駐利比亞班加西使館遭遇攻擊時無所作為而遭詬病,希拉莉為此也輸掉了大選。因此,特朗普絕對不能讓歷史重演,而對蘇萊曼尼下了手。因此,特朗普反覆強調:「行動是為了阻止戰爭而非挑起戰事」。
再次,如果特朗普有任何的戰略考量而冒險發動攻擊,那顯然是剛剛在二○一九年底結束的中俄伊聯合軍演。這個聯合軍演讓特朗普對伊朗的「極限施壓」大幅度失效,這對特朗普是一個大刺激。而斬首行動不但表明美國仍然掌握着中東大局的主動權,並挫一下伊朗的銳氣,也給以色列和對抗伊朗什葉派勢力的沙特等遜尼派國家打了強心針,可謂一箭三鵰。
對特朗普而言,由於美國能源政策發生重大變化,中東石油已非美國經濟的生命線,因此,他早就擬定並逐步實施退出中東的計劃,將戰略中心轉往亞太。但是,特朗普不會允許俄羅斯和中國來取代美國離去後留下的領導力真空。讓中東尤其是伊朗處於潛在的戰爭動盪之中,對依賴中東石油、且要在中東推動「一帶一路」戰略的中國打擊最大,可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中東暫時不會有戰事爆發
如果說,當時特朗普吞下了伊朗擊落美軍無人機的恥辱,那麼,今天輪到伊朗要吞下美軍用無人機暗殺蘇萊曼尼的苦果。一月三號暗殺發生後,伊朗發誓要進行軍事報復。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甚至具體指出要攻擊美軍在中東的軍事基地。特朗普則威脅如果伊朗攻擊美軍,美方將對伊朗五十二個鎖定的目標進行恐襲,其中包括歷史文化遺址。
五天後,伊朗革命衛隊向伊拉克境內的美軍基地、其中包括阿薩德空軍基地發射了十多枚導彈。詭異的是,伊朗聲稱炸死美軍八十人,但特朗普卻在翌日的推特上聲稱「一切很好」,並說不會採取更進一步的軍事行動。伊朗方面的回應也是報復告一段落。事後才知道,伊朗在進行導彈攻擊前,為尊重伊拉克主權而知會了伊拉克臨時政府,伊方當然通知了美國。故而美軍及時隱蔽,無人傷亡。在外界看來,這樣的過招彷彿是雙方商量好的「作秀」,給對方下台階。不過,悲劇的是,伊朗的導彈沒有炸死美軍,卻誤射下一架由德黑蘭飛往烏克蘭首都基輔的波音七三七客機,導致機上一百七十多人罹難,其中六十三人是加籍伊朗人。
表面上看,一場戰爭的爆發推遲了,但特朗普的斬首行動卻改變了中東的局勢。伊拉克不甘成為外國代理戰場,要求美國為首的盟軍全部撤出去,而白宮卻警告,如果巴格達強行要求美軍撤出,美國將制裁伊拉克。顯然,特朗普的撤軍計劃更改了,美軍要留在伊拉克和中東。伊朗當然也毀棄協議,聲言要重開核武試驗。如此一來,中東或許進入另外一個動盪的階段,不排除美國再度身陷泥沼。
俗話: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特朗普的斬首行動在美國引發了勢均力敵的民意對峙,而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則在伊朗空襲兩天後表決決議,約束特朗普在伊朗發動軍事行動的權力。
從短期來看,特朗普好像是斬首行動的贏家。但到年底大選之前,中東一旦出現大事,是否會成為特朗普敗選的契機,這是國際輿論關注的焦點。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