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是「病夫治國」? (丁果)

誰也沒有料到,二○一八年新年伊始,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翻臉,猛烈「炮轟」他過去的密友、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用他慣用的「推特核彈」掀起了一場規模巨大的媒體風暴。這場風暴的源頭,是一本描寫特朗普白宮內幕的新書,由華盛頓政治圈中頗有八卦文名的專欄作家沃爾夫(Michael Wolff)撰寫,新書的書名也相當奪人眼球:《火與怒:特朗普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

特朗普要班農「身敗名裂」?
特朗普動怒的原因,顯然是新書對他沒有稱讚卻有很多貶損,其中殺傷力最大的,就是被媒體比喻為特朗普「國師」班農的談話。在沃爾夫筆下,班農幾乎是口沒遮攔、恣意點評特朗普及其家庭成員,其中不乏「原子彈當量級」的批判。
其實,在美國這樣言論自由的國度,對白宮內幕的「偷窺」是任何一個作家和記者想要寫的題材。在業界,有的作家寫作謹慎、資料翔實、客觀公正,有的作家則比較輕率,東拉西扯、主觀臆測多過客觀描述,八卦的成份大。
新書作者沃爾夫在業界口碑並不算好,他以往的寫作也常受批評。一般來說,總統對這類書籍不需大動干戈,冷處理即可。尤其特朗普深知,他的任何批評,對出版社和作者,都是求之不得的「免費廣告」。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為此,他不顧總統之尊,在此書尚未正式出版、只是內容摘要披露的時候,就大發雷霆,不但由白宮發言人桑德斯抨擊該書「充斥着虛假和誤導性的敍述」,揚言要對出版商和作者發起訴訟。特朗普本人更是等不及班農自己站出來發聲明「否認」談話內容,就連發推特,對班農發起連番帶有極大羞辱性的攻擊,不但一筆抹殺班農把他推上總統寶座的功績,更威脅要起訴班農違反保密協議。根據沃爾夫的敍述,班農不僅指小特朗普和女婿庫什納在沒有律師陪同下會見俄羅斯代表,真的有「賣國」之嫌。他還諷刺特朗普像十一歲的小孩,心智並不健全。班農談話還涉及特朗普最愛的女兒伊萬卡,語調充滿輕視和嘲弄。班農最大的錯誤是,他忘記了自尊和家庭自傲是特朗普實用主義的「底線」。特朗普更抨擊班農唯一擅長的就是向媒體洩露不實資訊,以誇大自己的地位,說他是一個洩密者。特朗普甚至還給班農起了綽號:邋遢的史蒂夫。
在特朗普的連續攻擊下,班農被剝奪了「國師」的政治光環,也失去了保守派大金主默瑟家族的財政支持,甚至班農的老巢──煽動民粹主義的極右翼媒體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也與班農一刀兩斷。雖然班農作出妥協,在新聞風暴五天後發出道歉聲明,澄清並沒有指小特朗普「賣國」,自己對特朗普是忠誠的。但白宮則拒絕接受他的道歉。

保守派全面分裂
特朗普的攻擊和威脅,反而讓新書大熱。出版社無視白宮的起訴威脅,提前四天推出新書,出現了洛陽紙貴的現象。
特朗普表面上贏得了共和黨支持者和保守派的支持,但新書再度炒熱總統的「精神問題」,儘管特朗普發推特反駁,稱自己最大的資產就是「情緒穩定和極端聰明」,並拿出列根總統做擋箭牌,但他各種不正常的表現都被放到顯微鏡下受到檢驗,他的推特狂熱,也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的病態。最有意思的是,曾經諷刺過特朗普是「白癡」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站出來為其辯護,稱其「精神沒問題,只是有個性」,讓人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黑色幽默感。
其實,特朗普不顧事實,一舉抹殺班農在大選中的「推手」作用,未必對特朗普有好處,因為在共和黨的政治中,國會建制派對特朗普一直沒有好感,與特朗普的權力鬥爭也一日沒有停止過。班農在草根推動的民粹主義保守運動中,成為特朗普上位的最大資產。特朗普在新書風暴中要求保守勢力站隊,在他和班農之間做出二擇一的表態。表面上現任總統佔了優勢,但長久來看卻是兩敗俱傷。因此,有人說,受到班農民粹主義圍剿的共和黨建制派是這次風波的最大贏家,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更宣稱,「沒有班農,特朗普就可連任」。
特朗普上台一年,在環保、反穆斯林方面引發全球反彈,而他對非法移民痛下殺手,引起兩極評論,但他在稅制改革上的大刀闊斧,創造投資環境促進就業,可謂成績不錯。二○一八年的中期選舉對特朗普至關重要,如果參眾兩院主導權逆轉,特朗普的大膽政策將會遭遇狙擊,政策不出白宮,特朗普的負面特質將會發酵,總統前景並不看好。
特朗普最幸運的是,民主黨自希拉里在總統大選挫敗後,沒有政治明星出來登高一呼,給特朗普造成重大威脅。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